(小编提示:六十余年来,中国人一直被灌输百万苏联红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歼灭数十万日本关东军“解放”东北的说法,但是查阅各方资料后,我们发现事情并不是我们曾经相信的那样。)
 
一、根据日本天皇命令投降的日军不算苏军战果
日本关东军主力是根据8月15日日本天皇投降诏书和8月16日关东军司令部投降令向苏军缴械的。图为向苏军缴械的日军。
 
一般说法是百万苏联红军歼灭日军解放东北
 
1945年8月9日在德国法西斯失败3个月以后,苏联红军三个方面军,包括十一个合成集团军、一个坦克集团军、三个空军集团军和一个战役集群。内有80个师,2个坦克师、2个摩托化师,另配属40个机械化旅和坦克旅,总共157万7725人,26137门火炮和迫击炮,5556辆坦克和自行火炮,3446架飞机。
 
按照红朝的官方说法,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的攻势,这股力量席卷中国的东北三省,把盘踞在此地的日本关东军一举歼灭。事实上从1945年8月9日到8月20日的远东战役中,苏联军队的确占领了中国的东北。
 
在中国近几十年的历史教科书中,远东战役的地位都和美国投掷原子弹并列,定性为压垮日本,迫其投降的最后一根稻草。
 
8月15日前苏日军伤亡相当 日军为遵命缴械
 
但如果重新翻开史料,重新审视这段历史,我们会发现,这场声势浩大的攻势并没有红朝教科书里说的如此威风。150万精锐苏军面对的只是60余万缺乏武器装备,新组建的日军,并非传说中的大日本帝国陆军主力。
 
到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布投降之时,苏联人并没有击垮日军的抵抗,甚至没有摸到日军在东北地区的核心防线;这场战役双方伤亡相当,在计算战果的时候,苏联人更是将战后投降的整建制日军也计算入内,如果在8月16日关东军司令部遵照日本天皇指令下达投降令后放下武器的数十万关东军算是战役战俘的话,那么在关内向中国军队投降的128万日军,也可以说是中国军队在大反攻当中俘虏的了?
 
二、8月8日夜苏联撕毁日苏互不侵犯协议宣战
 
雅尔塔会议上苏联承诺欧战结束3个月内参加对日作战,但是,趁火打劫的提出条件——继续侵占蒙古,大连商港国际化,苏联租用旅顺港为海军基地,苏联参与经营东北的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这都对战后远东格局产生了极其重大的影响。
 
东北对苏联有重要意义 苏军趁火打劫
 
1945年8月8日深夜,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总算接见了苦等已久的日本驻苏联大使佐藤尚武,向他递交了苏联与日本处于战争状态的宣战书,这让还在幻想通过苏联斡旋,寻求有体面和平的日本帝国政府,彻底陷入弥留状态。
 
日本上下对苏联的宣战极其愤慨,这种愤怒,要追溯到1941年4月13日,日苏两国签订的《日苏中立条约》。
 
该条约规定双方尊重对方领土完整,互不侵犯;缔约一方受到第三国攻击,保持中立等内容。实际上这是双方面对各自的敌人形成的妥协,缓和1939年诺门坎事件后双方在中国东北地区剑拔弩张的形势,让各自免除两线作战的后顾之忧。
 
这份条约规定直到1946年4月失效,同时在其失效前一年,如某方不提出取消,则自动延长五年。
 
战争的形势进入1945年,德日意轴心国已经日薄西山,这份中立条约对于日本一下子变得重要起来。但苏共从来不守承诺,昔日的“友好”在利益面前算得了什么?
 
4月5日,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通知佐藤大使,苏联将不延长日苏中立条约。也就是说这个条约将在1946年4月到期失效。
 
按理说,虽然条约没有延长,但至少可以保证双方在1946年以前相安无事。只是这一年2月美英苏秘密进行的雅尔塔会议,确定了苏联在德国投降三个月后对日宣战的原则。对于苏联而言,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条约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战略上极其被动的日本还妄想着通过苏联与盟国斡旋,达到体面和平,双方甚至从6月3日开始进行了接触。
 
苏联早已确定了出兵中国东北的决定,一方面在与日本虚与逶迤,另一方面通过西伯利亚铁路将大量的兵力与装备物资运往远东。
 
8月8日夜苏联宣布对日宣战苏军冲进东北
 
7月26日的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日本人一方面表面上保持高傲的姿态,对此置之不理;另一方面却仍然在莫斯科做着外交努力。
 
结果日本人等来了苏联宣战,服部卓四郎在《大东亚战争全史》中这样写到:“日本的战争指挥领导人都在翘首等待预定于8月8日子夜佐藤大使同莫洛托夫外长的会谈结果。——苏联方面的答复是:宣战!真是啼笑皆非,令人震惊。过去历时约两个月,拼死拼活进行的外交努力,结果不仅全成泡影,而且得到的是以铁锤代替了答复。”
 
苏联撕毁了还有大半年到期的《日苏中立条约》,150余万大军趁火打劫式的冲入了中国东北。
 
三、关东军在7月征召25万侨民组成新关东军
 
截止45年关东军主力实际上都已调回日本本土,图为日本步兵
 
开战时老关东军已调回日本参加本土防卫
 
关东军到了1945年上半年,实际上已经成了空架子,多达20个师团被抽调到其他战区,其中大部分调回日本准备参加预期中的本土防卫战。此时关东军拥有1945年2月编组的八个师团,1944年新建的4个师团,由关内调来的4个师团(第39、63、59、117师团),这十六个师团组成了关东军的主力。
 
数十万关东军真正实力只等于8个师团
 
到了战争临近的7月份,关东军还在极力扩军,征召25万在东北的日本侨民编成1个军司令部,八个师团、七个独立混成旅团、一个坦克旅团、五个炮兵联队和若干其他部队。
 
但由以上日军的扩编可以看出,关东军八成的部队是1944年以后编成,没有作战经验的新部队。到了开战前,关东军纸面上拥有24个师团又9个独立混成旅团以及部分边境守备队等57万人,如果算整个苏军在远东的作战地域,则还要包括日本海军的镇海警备府(釜山)下属之旅顺方面特别根据地队和元山方面特别根据地队2万人和日本陆军第五方面军在南库页岛千岛群岛的约9万人,在远东战役全部作战地域日本陆海军约68万人,其中关东军57万(包括在北朝鲜的6万)。
 
服部卓四郎认为,这支看似人数众多的关东军,缺野炮400门,机枪236挺,掷弹筒4900支,约10万把刺刀。(如果从编制上看大约缺半个师团的机枪,10个师团的掷弹筒和11个师团的野战炮,但也有说法是日军师团大部分是在7月才开始征集侨民组成的,战争在8月就爆发了,所以还没来得及装备,所以武器不满编。)全部战斗力不过相当于关东军的巅峰时期的八个半师团。
 
关东军准备在沈阳图门通化与苏军决战
日本大本营自己知道自己的底细,在战事临近时对东北的防御战略进行了重大调整,5月30日大本营陆军部下达新的对苏作战要点,将原先歼敌于边境地带的战略,调整为确保以通化为中心的满洲东南三角地区,即以沈阳到图门的“京图线”铁路以南与沈阳到大连的“连京线”铁路以东要地,以这两条铁路构成第二道绝对防卫圈。通化作为整个防御计划的核心要点。
 
这个新作战指针非常明确,就是以日本本土决战为根本方针,不拘泥于边境争夺,以满洲与朝鲜为整体,进行全面持久的战争。(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
《关东军》日本防卫厅战史
《大东亚战争史》服部卓四郎著
《关东军和苏联远东军》林三郎编著
《日本关东军覆灭记》岛田俊彦著
日本亚洲资料中心史料
《第二次世界大战史》(苏)阿奇卡索夫、普洛特尼科夫主编
《远东的胜利》(苏)弗诺特钦科上校
《苏军远东战役战例》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学院训练部
 
(原题为《苏军并未歼灭关东军》)
(责任编辑:夏后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