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归去来兮  >  乱世败像
遗照 文革武斗的疯狂年代 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死去 组图

51295

 

 

在那个疯狂的红色年代,武斗进一步把人拉进了一个丧失人性、理智的深渊,是史上最荒诞、最无法律约束的时期。这,应该不是天灾了吧?

\

1.云南昆明,1967年8月1日爆发了一次冷兵器武斗,东风工人兵团有三人阵亡,此为其中之张良诚遗像,据说是在保护工厂水井时遇难的。“架设在山上的巨型弹弓,居高临下发射雨点般的石头”。据说此种弹弓,板凳腿为架,自行车内胎为动力,拳头大小卵石为弹,数十架弹弓齐射。

\

2.1968年1月7日,重庆反到底派在大田湾体育场,隆重召开批判李井泉大会。随后,游行队伍与对立派“八一五”造反组织发生武装冲突。此役,反到底派陈树安、罗革修、谢运柄、张一福、刘德才五人阵亡,此为五人遗照。

\

3.张弓,男,乐山红西南战斗团骨干。1967年5月16日,在两派武斗中,被对方钢钎击伤,且战且退中,掉入粪坑,“当张弓同志勉强露出头来,又是一阵钢钎,头被打烂了”。年仅27岁。

\

4.邓荣烈、刘素芳,俩夫妻,重庆空压机厂,1967年8月18日遇难。他俩都是被俘虏之后杀害的。邓荣烈被挖掉右眼,刘素芳被抽掉手筋。另外,刘素芳当时身怀六甲。

\

5.何正玉,女,16岁,1967年5月6日在成都著名132厂武斗中遇难。她之前膝关节受了伤,医生让她休息一周,但她第二天就出院了,拄着拐杖参加战斗,在抢救一个受伤的医生时中弹死亡。

\

6.1967年5月6日,成都,被产业军造反派打死的红卫兵,年仅16岁的26中学生程其逸。遗体上覆盖了本派及其它兄弟组织的袖标。

\

7.1967年7月22日,云南,红炮手派负责人潘明生被12•11派张延贵连续捧击头颅,当时“鲜血直流,脑浆迸射,即时昏倒在地……抢送43医院,终因伤势过重,壮烈牺牲”。

\

8.曾鲁芬,女,16岁,成都23中学生,在1967年5月6日著名132厂武斗中遇难。为了表示忠于毛主席,她将自己名字改为“曾向东”。在战斗中,她冲锋在前,被子弹击中,在流尽最后一滴血之前,高呼:毛主席万岁。

\

9.李万和,男,34岁,贫农,鞍钢电工。“他家六口人,收入六十多元,生活本来就很艰苦,但还经常拿出自己的钱支援红卫兵小将”。1968年4月13日,鞍山爆发武斗,他作为“鞍钢生产学习总队”负责人之一,在现场被枪击身亡。

\

10.1968年8月3日中午,重庆黄桷桠,八一五造反派与反到底造反派,短兵相接,双方动用了步枪、卡宾枪包括八挺轻机枪,战斗持续了约半个小时,反到底方面战败,阵亡8人,被俘24人,另有两名在战场附近玩耍的小女孩被流弹击中而丧命。

\

11.张玄杰,男,23岁。王俊英,女,23岁,他俩都是北京工业大学学生,赴宜宾参加文革。1967年5月13日,宜宾对立两派械斗,张、王二人以首都红卫兵身份,高举毛主席语录,居中调停,试图制止武斗,反被乱刀砍死。

\

12.重庆空压机厂,1967年8月18日,两派进行了大规模武斗,这是一方公布的遇难者,达30人。

\

13.中江县是黄继光的家乡,文革时这里有个造反组织叫“黄继光兵团”。1968年1月1日,上万名武装人员打着“春季剿匪运动”的旗号,分兵三路向盘踞中江县城的黄继光兵团发起进攻……结果见图。

\

14.1967年12月30日,西昌发生了武斗,造反组织有15位成员丧生。该组织专门印刷了四开专报,说明武斗起因、经过,公布死者名单、图片,表明本派立场、措施。而头版头条为:“给毛主席的报告电”

\

15.郑州,1967年6月,被“二七公社”造反派打伤的河南省军区毛泽东思想宣传车广播员,“手表也被抢走了”。

\

16.1968年5月3日下午6点30分,广西造反派一千余人冲进解放军6936部队营地,进行了抢劫(抢武器弹药)、绑架(绑走战士13人)、杀害(负伤38人、死亡5人)。对军队都如此肆无忌惮,可见当时社会之混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是最高权威的几驾马车,联名发文,而且,还有最高指示:“已阅,照办”,这其实说明当时抢夺部队武器,用于武斗的状况何其严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360图书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