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归去来兮  >  时政新闻
中共淫官面面观:荒淫无度 不堪入目

51322

在中共独裁的体制下,中共官员的淫乱丑闻频频曝光。爆料指出,中共各级官员收养情妇已形成一种不是规则的规则,从下到上,几乎无官不贪、无官不淫。据悉,95%的落马中共贪官都包养情人最多的有146个。外界认为,中共淫官荒淫无度、不堪入目。
 


近十几年来,中共贪官们更是以包二奶、养情妇为耀,养二奶、情妇、小三成为一种官场潮流。

大陆媒体报导,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徐某人以包养140多个情妇的骄人业绩,完全有资格当选色贪吉尼斯纪录之最。一次,徐其耀胸口不太舒服到医院〝高干病房〞 后,竟然跟40多岁的女护士王秀丽搭上,使其成为徐其耀的情人。据报导,王秀丽为了求徐给其毕业后在家待业的女儿安排工作,也把女儿刘澜送入了〝虎口〞。这个可怜的姑娘,一年之中两次为徐其耀堕胎。
 



(网络图片)


象徐其耀这样的中共官员大有人在。

据报导,河南省镇平县政协原副主席吴天喜,也是中共九届全国人大代表。他头顶政治光环,身价资产过亿,在当地可算是呼风唤雨的人物。他虽有经商的智商,却无做人的道德,更有荒唐的是他迷上了〝采处〞,曾有消息人士说他经〝有道之人〞指点后开始到 处寻找处女,每次以非处女五、六百元,处女每次2000元(人民币.下同)不等的高额嫖资招募年龄小的处女,数目是向100个处女进军。 。

湖北省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不但长期包养情妇,而且嫖娼成性,不管出差到何地,都公开指使身边工作人员〝到街上转转,有好的就带回来〞。从1989年至2001年7月的12年中,张二江竟与除老婆之外的107个女人有染。 。

原重庆市广播电视局局长张小川不但嗜赌如命,而且风流成性,在重庆广电系统内有''采花大盗''之称,被人称为史上〝最牛广电局长〞。

有人指出,张小川仅 在广电系统内的情人就有30余位;还有人说,张小川的情人多达70余人。

深圳市沙井信用社原主任邓宝驹,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挪用、侵吞公款2、3亿元,他不仅包养〝二奶〞,还有〝三奶〞、〝四奶〞和〝五奶〞。前后花在 〝二奶〞身上约300万元;广州的〝三奶〞和北京的〝四奶〞也不是省油的灯,绝没少花从邓宝驹那里得来的钱。邓宝驹从认识〝五奶〞小青至亡命外逃近800 天,总共花在小青身上的钱多达1840万元,平均每天2.3万元!

乐山副市长李玉书包养的情妇才仅仅16岁!为了把娇艳动人的十六岁花季处女搞到手,他谎称自己是新加坡商人,为博得丽人一笑,他在成都丽都花园花61万余元购买了一套豪宅,还为情妇购买了一辆新款富康车。

安徽省卫生厅女副厅长尚军,凭着自身的姿色优势,做公安局长的情妇,做地委书记的情妇,做副省长的情妇,做省委副书记的情妇,自己也由警察而升任派 出所副所长,又升任县法院副院长、院长,升任地区中级法院院长,副市长,政法委书记,最终升任省卫生厅副厅长 。

湖北省荆门市原市委书记焦俊贤,同样通过〝床上培养〞,把一个小学文化、〝三假〞身份的发廊〝三陪女〞陈丽培养到了该市开发区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三个局的副局长的位置上。

郴州市原副市长雷渊利,从区委书记、县委书记到副市长,雷渊利先后143次收受39人的贿赂949万元,包养了9个情妇,还为私生子建立了1500万元的〝贝贝生活基金〞。

海南临高县城监大队原大队长邓善红,曾包养过6个情妇,而且6个情妇都为他生了小孩。其中4个情妇各住的两层两间楼房,是由邓出资建造。 。

浙江省交通厅原厅长赵詹奇,贪财又贪色。据检察机关指控,赵詹奇贪财之道和一般的受贿形式不同:不直接收取贿赂款,而是让情妇拿业务提成,让儿子以咨询费、年薪、借款的名义捞钱。用这种手法,在他任职的12年间捞取不义之财600多万元人民币。
 



(网络图片)


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早在认识现任妻子贾晓烨之前,周永康就跟央视一位知名美女主持人发生过关系,这种关系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周永康就把这位美女主持人〝送〞给了一位跟自己很熟的老部下。

除了把自己睡过的美女送给老部下外,周永康还把数名被他玩过的央视美女和明星们〝奖励〞给亲信们,这些亲信有的是政界要员,有的是商界名人。

曾经不可一世的薄熙来,给无数男人戴过〝绿帽子〞,而他当初唱红打黑的最得力助手王立军却给他戴了顶〝绿帽子〞。薄熙来最没想到的是,自己的政治同盟周永康也把他的老婆谷开来给睡了,又给他的头上多加了一顶〝绿帽子〞。

外界指出,从江泽民当政腐败治国以来,导致中共官场全面腐败、淫秽不堪,贪官们兽性大发,疯狂征暴敛财富的同时,疯狂包养情妇,玩弄女人。在他推行腐败治国的大背景下,中共官场全面腐败、堕落。

江泽民失势 宋祖英遭贬

江泽民淫乱及汉奸出身等各种丑闻自其上台之日就不断流传,其与宋祖英的淫乱丑闻最广为人知。

1991年春晚,宋祖英怯生生演唱了一首《小背篓》,化妆后的宋祖英特别抢眼,被爷爷辈的江泽民看中。从此宋祖英在江泽民得势时〝红得发紫〞,有〝国家一级演员〞头衔,拿国家津贴,少将军衔,军长待遇……宋祖英曾在悉尼歌剧院、维也纳金色大厅、肯尼迪艺术中心举行独唱音乐会,江泽民还花国库巨资为她造国家大剧院等。江泽民和宋祖英的淫乱丑闻举世皆知。
 



1991年春晚,宋祖英怯生生演唱了一首《小背篓》,化妆后的宋祖英特别抢眼,被爷爷辈的江泽民看中。(网络图片)


中共十八大后,随着江泽民的失势,中共党媒明批、暗讽、高级黑曝光江泽民、宋祖英淫乱丑闻已成常态,成为江泽民失势的风向标。

党媒自曝:官员共享情妇

大陆党媒2013年10月11日发表文章《养情妇为啥不等于纳妾》说,大陆官场包养情妇现像风行,官员甚至以此为成功的〝风雅〞标志,带着情妇公开露面。

文章说,包养情妇已经成为贪官们的〝社会活动〞之一,也是官员贪腐和疯狂的动力。情妇也成为贪腐活动的助手或者渠道,她们多数也成为〝社会活动家〞,游走于有权有势的官员之间,甚至共享情妇的无耻现像也在贪腐官员中屡见不鲜。
 



党媒自曝:官员共享情妇。(网络图片)


该文指,贪官与情妇相互推动加速,直至进入死循环。这种相互推动产生的后果是对外的,是通过贪官手中的权力,将恶果影响到贪官的权力所及之处。眼下贪官们以情妇为贪腐助手、糜烂根源,败坏官风,甚至伤及政体。

云南大学教授金子强曾表示,造成贪官包养情妇风行的内在原因是中共贪官群体道德下滑,为纵欲享乐而作出违背婚姻和家庭的行为。古代有权有钱的人可以纳妾,如今包养情人、小三,本质上与纳妾没有多少区别。外在原因是权力缺少有效的监督和制约,很多重要部门领导的权力过于集中而监督失灵。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