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归去来兮  >  精彩评论
李晓阳:发改委称建立诚信社会——诚信从何而来?

51324

 

 
点此看大图片
本质的问题是,西方社会任何制度,都是双向契约模式,而〝中国特色〞下的任何制度,却都是单向〝治民〞模式。(网络图片)
 

近日,看到一则来自发改委的新闻:《国家信用体系将建立 公民将有信用代码》,根据国家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以政务、商务、社会、司法等四大领域为主体的信用体系建设方案实现了社会信用的全面覆盖;2017年,将建成集合金融、工商登记、税收缴纳、社保缴费、交通违章等信用资讯的统一平台,实现资源分享。
 


面对这样一则新闻,品味再三,百感交集。按说,建立公民信用体系,进而构建信用型社会,是现代社会发展必需的、不可缺失的基础。以英、美、日等国的经验来看,弱化户籍制度、属地管理,以信用体系、社保体系取代身份证制度,不但能保护公民隐私,更能促进社会框架、经济环境更健康、有序的发展。可问题在于,西方再先进的模式、经验,一旦套一了〝中国特色〞,便很难再发挥其本有的优势。因为有一个本质的问题就是,西方社会任何一项制度,都是双向契约模式,而〝中国特色〞下的任何制度,却是单向〝治民〞模式。面对这个〝国家信用体系〞,首要的疑问便是,先建立哪个领域的信用?能否先建设政务诚信?能否实现各级政府不再朝令夕改,见利改政?

便以最近引进〝美剧〞的〝先审后播〞为例,原本各大门户网站、地方媒体已经自行购买了国外电影、电视剧的播放权,在这样的情形下,中共的主管部门凭空出台〝限播令〞,禁止播放国外影视作品,然后又公然宣布央视引进、播放禁止别人放的影视节目。这种行为,名义是在规范这一领域的秩序,但实质却是以公权力破坏商业秩序的行为,已经视各大网站、媒体的信用如草芥了。当然,其可强词为因为过去没有此方面的相关制度,那为何不置已有的引进合同在此〝先审后播〞禁令之外呢?这行为若放在法治社会、信用社会里,应该不止是不诚信了,简单是强取豪夺了。现实生活中,政务、经济、司法等领域里,中共政府朝令夕改,置自身公信力于无物的例子这里没必要一一例举了,所以民间才有〝党的政策象月亮 初一十五不一样〞的笑语。

那么在这里,笔者想举两个相反的例子来探讨政府该怎样建设诚信。

美国纽约曼哈顿上城郊外,哈德逊河边有一座孩子墓。相传是二百多年以前,1797年7月15日,一个名叫St Claire Pollock、年仅五岁的孩子,不慎从这河滨的悬崖上坠落身亡。孩子的父亲悲痛欲绝,便在悬崖落水处给孩子修建了一座小小的坟墓。后来,主人家道衰落,不得不将土地转让。他对土地的新主人提出了一个特殊要求:把孩子墓地作为土地的一部分保留,永远不要毁坏它。新主人答应了,并把这个条件写进了契约。这样,孩子的坟墓就被保留了下来。一百年过去了。这片土地不知道辗转卖过了多少次,也不知道换过了多少个主人;孩子的名字早已被世人遗忘,但孩子的坟墓仍然在那里,它依据一个又一个的买卖契约,被完整无缺地保存下来。到了1897年,这片风水宝地被选中作为美国第十八届总统尤利乌斯.格兰特将军的陵园,政府成了这块土地的主人。孩子的墓地依然被完整地保留下来,成了格兰特陵墓的邻居。如果说美国是依靠契约精神而非政府强权,才得以发展壮大,当不为过。

我们先不谈中日对钓鱼岛争端本身的种种历史和原因,仅就事论事对执政者和民间的关系来举例。前几年日本政府曾有一个〝赎买钓鱼岛〞的事情,当然这个事在日语里的原义,笔者是翻译不好的,反正对中国民众来讲,就是日本政府付了一大笔钱,将钓鱼岛的所谓〝岛主〞由栗原家族变更为了〝日本政府〞。整个过程及现在日本方面对钓鱼岛的很多政策、态度,在大陆国内资讯条件下,断然无法全面认识。但以笔者的常识,对日本政府的这个行为是如此理解:由于历史原因,栗原家族可能是拥有了所谓的〝岛屿权〞,而这个〝岛屿权〞不一定是〝产权〞,可能是有年限的〝经营权〞或其他与日本政府签订的一些〝协定〞。而当日本政府对钓鱼岛的〝管辖权〞产生不确定因素的情况下,日本政府首先是避免自己民众因此受到利益损失,所以要中止曾与民众签订的〝协议〞,那么同时就一定要〝赔付违约金〞。当然,这些是以笔者常识做的判断,但无论事实是否如此,至少有一点确定的是栗原家族在〝钓鱼岛〞的相关利益,不会再因为国家因素受损了。在笔者看来,这就是政府责任感,为自己的信用〝买单〞,如若是在中共制度下,遇到类似问题,一个〝不可抗力,不在国家赔偿范围内〞就给你解决了。

以上两个例子,只是想讲若要建设整体社会的信用体系,那么政府、公权力,势必要走在民众之前的,否则所谓的信用体系,将不过是用来最大程度蚕食民众利益的工具罢了。而依照现在网上发布的资讯来看,是要在2014年6月底前要完成工商登记、税收缴纳、社保缴费、交通违章等信用资讯为基础的信用资讯平台, 2015年出台并实施政务诚信制度。从字面上看,落实公民信用体系,强化税收、社保缴费、违章罚款这些〝收费专案〞恐怕还是要走在前列了。如若信用体系的建立,只是为了确保民众在生活的各个方面做〝红朝〞的〝诚信缴费良民〞的话,不知道是否与〝习李〞的远期执政目标一致。如若〝习李〞真想在任期内有所作为的话,估计还是把这个信用体系的建设顺序调一调,先把政府的信用体系建一建,再去建设民众的信用体系,才是更合理的。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