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归去来兮  >  时政新闻
中国安全蓝皮书想告诉公众哪几点

51326

 

文:谢思恩
 
点此看大图片
悖逆人性,枪口一贯对向国人的中共,才是中华混乱和动荡的根源。(Getty Images)
 

日前,中共推出首部《国家安全蓝皮书:中国国家安全研究报告(2014)》,引发世界各国关注。不仅因其涉及的内容,表述的方式,更因其与此前成立的一个新机构国家安全委员会之间的联系,人们对此开始了新一轮对中共的解读。那么,蓝皮书可以向公众传递哪些资讯呢?
 


首先,给公众最深的印象是这本书为此前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进行权力过渡和重组,提供了理论支柱。

习近平在上台后成立的诸多新的〝领导小组〞中,国家安全委员会特别令人关注,尤其是该小组的职能设计、行使的手段和想要达到的目标,令人产生一些联想。该蓝皮书的出炉,可以看成为该部门量身定制的理论和政治宣传的纲领性文本。书中描述了实体化此安全委员会存在的所谓意义,将采取的行动逻辑,和将要行动选择的途径和方式。

按照该书编写者的描述,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基本性质和定位是〝国家安全的最高决策机构,也是议事协调机构,具有最高的权威性。国家安全委员会将统筹国内与国外两个安全大局。〞因此,这本蓝皮书,使习近平的这个〝小组长〞,拥有了内政和外务在权力上的空前排它性和制高点。简单说来,就是:为什么要给国安委很大的权力。该书在这一点的必要性上做了官方性的文字的解释和学术上的某些包装,留给人们对习近平似乎想改变现有权力结构的某种联想。外界猜测,这也许是对民间广泛传闻的前任胡锦涛受制于〝老人〞干政、无实际权力状况的一个回应,向世界表了一个要改变被政敌处处掣肘的决心。

该书的第二个显著的特点是,中共的现任智囊们想找困局的出路。

与历届前任中共的宣传话语有所不同,这本书的智囊们刻意采用了一些社科行当里的新兴术语,如〝红利〞,〝危机〞,〝高风险〞等,还频繁使用〝国家安全〞〝面临尖锐挑战〞等辞汇,可以堪称对中共喉舌几十年〝一贯光荣正确伟大〞〝马恩列思毛及三代表〞的风格所做的〝与时俱进〞的学术包装化突破。其文字风格的变化显示,党国的智囊精英目前已经不再对亡党亡国、政权破产的相关话题躲躲藏藏。

书中罗列了当前中共主流学者广泛意识到的显性社会问题和运行危机,诸如:经济、意识形态、政治政权、资讯管道多元化、宗教信仰、环境生态等,尽管对官僚腐败的原因和党的管制方式所造成的更深刻社会危机的根本原因含糊其辞、故意隐瞒,对中共才是中国最大的社会安全的源头这一点装聋作哑外,蓝皮书的文字在传递中共及其政权所面临的即将到来的全面崩溃的不安和焦虑方面还是准确的。如果不是党国对即将来临的灭顶之灾有深刻的认识,就可能是集党国最高智慧的学者们以一种委婉的方式告诉民众,如果全面社会危机不久来临,我党在此前已经意识到了,也想办法了尽管没效果,我党还是〝英明有智慧有预见的〞。

再一个看点是,该书重新界定了中共党国的敌人。中共是在历次与自己塑造的敌人〝你死我活〞的斗争中,自称〝被历史选择〞的。执政六十多年来,中共先后将美帝国主义、地富反坏右、资本家、叛徒内奸工贼、藏人、维吾尔人、大学生、基督徒、法轮功修炼者列为国家的敌人,将外部敌人的存在作为笼络人心,打击对手,震慑老百姓,转移内政外交上困境的一贯手法。在当前中共官僚成为最大的利益集团,腐败使官民矛盾积累到统治即将寿终崩盘的时候,蓝皮书再次圈定了境内外新的敌对势力。

对外,本书描述了〝联俄、拉欧、稳美〞的战略。智囊们再次沿用了统战的一贯手法,联合谁,拉拢谁,打击谁。美帝国主义在这个策略中,再次成为中共圈定为敌对目标。对内,中共寻找的新兴敌对势力是:用简陋工具袭击中国政府的恐怖分子。蓝皮书称:当前中国国内〝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是暴力恐怖主义〞,说〝中国的恐怖活动呈现出地域扩大的趋势、以政府机构和军警为主要袭击目标、恐怖势力使用冷兵器等简陋工具作案的新特点〞。在书的论述中,这群只有简陋工具的暴力恐怖分子,却有深厚的国际恐怖暴力的时代背景,所以他们产生的根源不在国内,而在国际。不知道中国这群手持简陋工具,目标为当地政府的恐怖分子是怎么和国际社会取得联系,获得恰好赶上世界潮流的袭击计画的。给人造成的印象是,〝内忧的动荡〞都是〝外患〞造成的,不然的话,这些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要和这个拥有世界上最大数量的军队、公安、武警的党国做以卵击石的对抗,得有多么强大的来自海外的精神原动力啊!

〝敌对势力〞一向是中共拿手的玩弄老百姓的把戏,不知这次重新确立的〝敌我矛盾〞还能延续党国多长的寿命。

如果该书能引起世界产生某种正面的期待和某种改革的想像,诸如习近平也许准备完成传统中共党魁向具有现代意识的领导转型,走挽救党挽救国家,挽救社会败象之路,像历史上的出埃及一样,有救民于水火的宏大志向?即便有,这本蓝皮书也足以说明,中共的智囊们原没有这样的智慧。因为在书中,他们表述的对千疮百孔的马克思主义的固守和眷恋、对现代民主与自由社会的牴触与仇视、对中共自身所造成的中国真正的安全问题的推卸,将注定了这本书的作者们与普世价值的格格不入,寄希望于他们帮助中共摆脱困局,无异于期望揪着自己的头发飘向月球。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