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家庭生活
归去来兮  >  海外媒体
法媒:中国城市陷入恐惧 图

51327

——法国世界报:中国城市陷入恐惧
 

\

上周二法国世界报在档案版推出中国房地产专版,该报常驻北京记者以及上海记者分别前往中国二线以及三线城市实地采访,了解当地楼市行情以及与之紧密相关的当地城镇化政策的具体规定,该报还就中国房地产泡沫破灭对中国经济的影响采访了美国康奈尔大学著名的经济学家,曾经主管世界银行中国办公室的艾斯瓦?普拉萨德Eswar Prasad教授,在今天的法国舆论看中国节目中,本台将就上述多篇文章向大家做一个综述。

世界报有关中国房地产行业专版的大标题是:中国城市陷入恐惧,世界报概括指出,在中国,除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大都市之外,其他城市的房地产价格不断下跌,其中原因就在于各地继续盲目投资修建,而市场需要正不断地减弱,为了挽救房地产行业,中共政府试图鼓励国民投资。

世界报特派江苏常州的记者哈罗德?蒂博介绍说,在常州新北区靠近最新修建的高铁火车站地区,新区的房产售价近期不断下跌,引发几个月前购房的房东的强烈抗议,他们连续几个周末在新区示威抗议,要求收回他们的血汗钱。报道指出,中国不少类似常州的三线城市,高估了民众对住房的需求。一位姓薛的房地产分析师向世界报表示,常州地方规划部门在市区的四角修建了四个可容纳三十万人的新区,这使常州未来好几年的住房需求都已得到满足。对地方政府官员来说,他们能否获得上级的赏识关键在于能否推动经济增长,而且,地方财政收入的百分之三十来自房地产行业。如何为地方提供房地产之外的别的财政来源?这是中央政府正在研究的课题。研究得出的结果之一是征收房地产税。这就意味着必须设立一个全国统一的房地产登记系统,而一位中国经济学家向世界报表示,此一计划受到官方的阻挠,因为中国许多官员私底下都拥有多家房地产,世界报列举了近期中国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房姐事件以及中国军官在北京拥有数十套住房的例子,指出,中共政府虽然在遏制房地产膨胀上能力有限,但在控制城镇化的节奏上却不乏王牌。比如说,中国特有的户口制度就能有效地限制农民进入城市居住。

世界报另一篇发自郑州的报道署名布里斯?贝德罗莱地,文章具体地介绍了北京如何控制中国城镇化的节奏,文章指出,中共政府提出的所谓“高质量”的“以人为本”的城镇化政策,具体来说,就是根据移民的受教育程度,所从事的职业以及个人资产而定。对农民来说,要在大城市获得居民户口比在中小城市难得多。人口在五百万人口以下的城镇可以大量地吸收农民,而五百万以上的城市则应该严格的控制城市人口,也就是说限制新来人口的权利范围,唯一的例外是民工的子女应该同城市居民的子女享受同等的教育权利。

作者以郑州为例指出,郑州目前有九百万居民,居住在郑州富士康厂区的三十万民工没有人拥有郑州户口,而其周围的新区修建了一座座的高楼,但是,这些高楼套房的房东是那些有钱投资的郑州居民或者有孩子在郑州读书的外省城市居民。

世界报在同一版面刊登简短文章,综述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引发中国国内舆论广泛关注的发生在上海以及山东因拆迁而死人的事件。指出,强迫拆迁是中国民众抗争的主要原因。

最后,世界报就中国房地产市场停滞会对中国的整体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采访了美国康奈尔大学经济学家艾斯瓦?普拉萨德Eswar Prasad教授,普拉萨德教授曾经主管世界银行中国办公室,普拉萨德教授认为房地产行业停滞虽然会对金融系统产生冲击,但是,受影响最大应该是中国的实体经济,因为,中国居民并没有大规模地通过贷款购置房地产,但是,房产却在他们个人资产中占据相当重要的一部分,房产价值缩水,意味着居民个人资产的缩水,这将直接影响到居民的消费能力。那么,中国目前的经济增长放缓是否会影响政府推出的系列改革的具体落实?普拉萨德教授认为,从长远来说,中共政府推出的系列改革方向正确,但在短期内却隐藏着一定的风险,他举例说,就拿开放利率以及存款保险这两大改革来说,它们对中国金融体制将十分有益,然而,问题是中国的经济系统承继了此前国有化经济的诸多弊端,银行对国有企业的大量贷款等问题或许会在过渡过程中引发危机。中国新政权似乎决议要推动金融行业的改革,下一步要看的是,他们是否在改革的每一个具体的政策上能够战胜党内的保守派。(作者杨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 法广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