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归去来兮  >  海外媒体
人祸/世界唯一的例外 李克强连连叹息 无魄力修改 组图

51376

——点评中国:让李克强连叹可惜的长江航运

 
作者:德国工程博士王维洛
 
 
长江是世界上航运条件最好的大河,被誉为黄金水道。但是三峡大坝腰斩长江,扼杀了长江航运未来发展的潜力。李克强连叹可惜,但无魄力去修正错误的决策。长江如今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排污沟。长江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排污沟。李白“千里江陵一日还”。一千多年过去了,待过三峡船闸的最长时间达一个月。纵观世界,在所有通航的大河上没有为了改善航运条件而建造一座高坝的,长江上的三峡大坝是唯一的例外。现在有人建议再挖一条长江,有人建议再修两线船闸,有人建议建翻坝铁路,有人建议扩大水陆水联运的能力。

李克强2014年4月考察长江航运

李克强2014年4月考察长江航运

长江是世界上航运条件最好的大河,被誉为黄金水道。但是三峡大坝腰斩长江,扼杀了长江航运未来发展的潜力。李克强连叹可惜,但无魄力去修正错误的决策。

中国的GDP高速发展靠的是对基础设施的大量投资。朱镕基当总理时,全国各地兴建高速公路;温家宝当总理时,高速铁路成为投资的重中之重。李克强当上总理后,关注城镇化的同时,也把注意力放在长江的水路运输上。2014年4月27日至29日,李克强在三峡库区考察长江黄金水道建设,感概颇多,连叹“可惜”。

欧洲的莱茵河、多瑙河是世界上著名的黄金水道,但是长江的自然条件,包括其众多的支流和湖泊网络,比起莱茵河、多瑙河要好许多。德国人需要修建诸多的人工运河才能扩大其水路网络。

但是最近六十多年来,在长江的干流和支流上修建了五万多座大坝水库,根本地改变了长江的自然河流生态。特别是三峡大坝的建设,腰斩长江,危害甚大。

长江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排污沟

由于大坝的阻挡,长江通航水路的总长度萎缩;大坝后成库,水流变缓,河流自净能力大减,河流两岸大量高污染工厂向河流排放的几百万吨工业污水以及两岸农田使用的化肥和杀虫剂,长江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排污沟;长江的水流受人为调控,与自然气节相违背,又要南水北调,又要引江济滇,引江济黔,引江济汉,长江流域缺水问题日益严重;泥沙被水库大坝拦截,长江清水下泄,冲刷下游河堤,增加洪水风险;长江入海口外缺乏泥沙补充,海涂被侵蚀,海水倒灌上沿,对三角洲的重要城镇如上海、无锡、南京极为不利;“既能防涝又能抗旱”的水库并未能减少灾害损失,相反水库大坝的安全却成为心头之患

沿长江流域是中国贫富差别最大的地区,也是社会矛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这里有富甲中华、能和欧美比奢侈的城市,也有“三无”(无土地、无工作、无出路)和“三低”(低于过去,低于平均水平,低于贫困线)地区。

对长江,中国追求的是百分之一百以上的开发和控制,而在欧洲则认为河流的开发程度应控制在百分之五之内,最大不能超过百分之十五。

长江的问题在于过度开发,而不是开发不足。历史上黄河也曾经是黄金水道,黄河的水运支撑了西安、洛阳和开封这些政治经济中心的飞黄腾达。但是由于开发和治理过度,特别是三门峡大坝的失败,黄河水运已经成为被忘却的历史。

万吨轮船

三峡工程能让“万吨轮船从上海直达重庆”,这在三峡工程决策过程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1920年9月邓小平从重庆乘船去上海,中途弃船走陆路,路途艰辛,印象深刻。1980年邓小平从重庆乘船去武汉,途中听取魏廷铮关于三峡工程汇报,“万吨轮船从上海直达重庆”对邓小平为三峡工程开绿灯起了重要作用。

王震听说“万吨轮船从上海直达重庆”也是激动不已,亲自在广州召开专家会议,力促中央作出上马三峡工程的决策。

虽然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写的是“万吨船队直达重庆”,但是又不解释万吨船队和万吨轮船的区别。

其实万吨轮船根本无法通过三峡船闸,万吨轮船要求航道水深9米,而三峡船闸的水深只有5米。万吨船队则是由几艘驳船捆绑而成,比如4艘3000吨驳船或者10艘1000吨驳船都可以组成万吨船队。

莱茵河、多瑙河也多有捆绑的大型船队,但是其基本船型依然是1500吨,因为1500吨轮船也可以航行在所有的人工运河中。

中国著名诗人李白曾写下“千里江陵一日还”的诗句。

中国著名诗人李白曾写下“千里江陵一日还”的诗句。

千里江陵几日还?

公元759年春李白被流放,行至三峡奉节白帝城时遇特赦,写下“千里江陵一日还”的诗句。

一千多年过去了,长江上建有世界上最大的水电工程,从奉节到江陵需要多少时间?

重庆全国人大代表杜黎明说,船舶等待过三峡船闸已成常态,上水平均待闸时间达到60小时左右,下水平均待闸时间达到30小时左右。

每年三峡船闸检修或者长江流量超过每秒45000立方米或者遇到雾天船闸停止运行时,等待过三峡船闸的最长时间达一个月。

水运的优点在于环保、成本低,但是机动性差、运输时间长,使得水运和汽车、火车、飞机运输比较,缺乏竞争能力,陷入被边缘化的危险。

黄金水道

三峡工程使等待过闸成常态,使运输时间大为延长,怎能不让李克强连叹可惜。

纵观世界,在所有通航的大河上没有为了改善航运条件而建造一座高坝的,长江上的三峡大坝是唯一的例外

1985年原交通部副部长、政协委员彭德曾旗帜鲜明地站出来,在政协大会上发言,反对建设三峡工程,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做了被开除党籍和坐牢的准备。

彭德指出,据初步估算,长江水运能力抵得上十四条铁路,因此长江的开发和利用,应该以航运为主,而不是以发电为主。彭德问:斩断了黄金水道,你还能再挖一条长江吗?

无独有偶,为解决三峡大坝的碍航问题,现在有人建议再挖一条长江,有人建议再修两线船闸,有人建议建翻坝铁路,有人建议扩大水陆水联运的能力。

笔者以为,三峡大坝对长江航运的影响,不仅仅只表现在船闸碍航上,而在于三峡工程扼杀了长江航运未来发展的潜力。三峡工程全面建成仅5年后,李克强就连叹“可惜”。

问题的关键是要有魄力去修正错误的决策,要有魄力去拆除三峡大坝,还中华大地一条畅通无阻、永远流淌的长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刘诗雨         来源:BBC中文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