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归去来兮  >  精彩评论
李天笑:乌市再爆 中共越反越恐的终极原因

51824


——乌市再爆 为何中共反恐越反越恐

 
作者:李天笑
 
 
一般而言,中共以反恐为藉口采取的国家恐怖主义手段,会伴随迫害和镇压无辜民众,除了滋生恐怖情绪外,反而激起和加剧了民众的反抗,而中共又把民众的反抗一概当作恐怖主义加以进一步镇压,形成恶性循环。这就是国家恐怖主 义和民众反抗两者并存的一个原因。总之,中共反恐越反越恐,终极原因还在现高层放任了真正制造恐怖的党内秘密势力,结果反而自己身背黑锅,不得不承受民众的反抗和更严重的后果。

\

2014年5月22日,新疆乌鲁木齐再发生爆炸,现场惨烈。(AFP)

5月22日新疆乌鲁木齐早市爆炸后,虽然中共迅速“告破”,但民众对恐怖袭击的频率加剧和升级趋势普遍感到担忧,同时对中共的一再无能深表失望。自从09年7.5事件以来,从天安门汽车爆炸案,到昆明砍杀案,再到接连两次乌市爆炸案,以及中间穿插的许多次军警血腥镇压和军警遭到袭击事件来看,中共已经到了“防不胜防”和“越反越恐”的危局境地。

这种国家恐怖手段和恐怖袭击频发两者并存的状态已超越新疆一地,危及汉维两族。有学者称之为“巴勒斯坦化”。《华尔街日报》引述谷歌网民留言称之“相比之下,阿富汗还算是安全”。为何中共反恐越反越恐?

首先,中共并没有找到和打击到真正的恐怖组织和团体,没有根除制造恐怖袭击的根源。换句话说,它打击的并不是它所声称的对象。

中共反覆强调要严打的就是所谓“三股势力”,泛指中亚地区或境内外的“暴力恐怖势力”(恐怖主义)、民族分裂势力(分裂主义)、宗教极端势力(极端主义),有时具体为“东突”,有时具体为“东伊运”,有时具体为“疆独”。就连它的宣传人员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其实所谓“三股势力”是抽像的概念,而“东突”是地理区域,即东土耳其斯坦,“东伊运”是个无法证明其存在的组织,已被美国从恐怖组织监视名单上撤下,而“疆独”是一种政治诉求。因此,中共列举的反恐对像统统与恐怖组织或恐怖份子无关。

这就是为什么中共从来没有明确和无法说明其抓捕的“恐怖分子”具体属哪个恐怖组织,以及怎样与恐怖组织联系等证据。这里不是中共隐瞒证据,而是它根本没有证据。当然,没有证据,为了欲盖弥彰和欲加之罪,它就要捏造证据。

既然,中共没有打击真正的恐怖组织以及根除产生恐怖主义的土壤,“越反越恐”就无法避免。一般而言,中共以反恐为藉口采取的国家恐怖主义手段,会伴随迫害和镇压无辜民众,除了滋生恐怖情绪外,反而激起和加剧了民众的反抗,而中共又把民众的反抗一概当作恐怖主义加以进一步镇压,形成恶性循环。这就是国家恐怖主义和民众反抗两者并存的一个原因。

然而,危如累卵之下,中共依然用国家机器不断加大“反恐”力度,空战子虚乌有的“大风车”,当然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其次,新疆问题包括恐怖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中共它用自己的无神论来摧毁新疆人的宗教信仰自由,同时限制和同化他们的民族习俗和文化等等。也就是说,中共把对汉人的专制政策移植到新疆,偏偏新疆人、西藏人等对宗教信仰和民族习俗是最敏感的,这些引起了新疆人剧烈的反抗。

按理说,中共开进新疆,应该入乡随俗,因为并不是新疆自愿要加入你的统治,而是你进入人家的地域强行进行统治。但中共无神论的邪教源自西来的马列主义,绝不能包容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和文化习俗,一定要用暴力和行政手段同化新疆独特的文化、宗教和习俗,两者形成尖锐对立,逼迫新疆人愤起反抗。而中共不断的残酷镇压是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另外伴随汉人大举移民政策、掠夺资源、及各种歧视使得新疆人走投无路,大量离乡背井,失去生活出路等等,使得新疆人的反抗一步步加剧。中共无法理解也不屑去体恤新疆人的感受,把由于它铁腕治疆、背离人心的少数民族政策造成的反抗一概冠之谓“恐怖主义”加以镇压。

而中共对新疆的一些小恩小惠恰恰不能起到收服人心的作用。比如说,给新疆人上大学低几分录取线,根本是歧视政策。如果在新疆本地办大学,用维族语来教学,新疆人肯定考的很好,肯定录取的,谁会在乎中共的分数线。另外,两胎政策,维族人原来没有共产党领导的时候,要生几胎生几胎,中共好像给了一个优惠可以生两胎,实际上还是对新疆人的歧视。

从历史和现实看,新疆地区反抗的加剧,或出现中共所称的“暴恐”,以及蔓延到其他城市,正是在周永康接管政法委和新疆维稳工作之后,把王震的“铁腕治疆”和王乐泉“腐败加暴力治疆”提升到“恐怖治疆”的恶果。

所以根本来说,中共的统治方式,它的存在才是新疆问题的根源,才是恐怖主义的土壤。没有中共,也就铲除了恐怖主义,才有新疆的前途。

最后,中共治疆政策种下的恶果为周永康江派势力制造恐怖活动所利用,形成反恐越反越恐,恐怖愈演愈烈的复杂局面。

中共内部江派利用新疆问题搅水,特别是周永康当了政法委书记,主管新疆事务以后,不断挑动维汉矛盾,使得到了今天这样一个非常严重的地步。目前,周永康虽然已被习近平拿下,面临审判,但不能排除周的残余势力,以及曾庆红江泽民为阻扰周案延烧,用制造恐怖事件最后顽抗。

09年7.5大规模维汉流血冲突就是周永康等江派势力利用中共民族政策恶果挑起事端的典型事例。长期以来,中共的少数民族政策既没能拢络住维族人,更激怒了汉族人,使维汉之间存在不和。周永康等利用这点,对6月25日广东韶关事件不及时调查,纵容“五毛”上网散布维族人强奸汉族女工的谣言,在挑起汉族人仇恨后,有意纵容汉族人的武力报复,挑起种族斗殴。韶关事件后,在早就充分掌握了维族人的动向时,有意放行维族万人游行,并渗入特工打砸抢烧,而后切断所有资讯管道后迅速“闭门”镇压,造成了300以上死亡,1721人受伤的大惨案。事件的目的在于乘胡外访突击做成历史最大民族流血冲突,凸显周永康和江系维稳的重要性,削弱胡的势力,为江派在胡退位后继续用薄熙来等接位做准备。

习近平抓捕周永康后,调查开始指向曾庆红和江泽民,接着就连续发生北京、昆明乌鲁木齐等一系列恐怖袭击案,维汉通杀,手段残忍。目前虽然没有直接罪证,但7.5事件和诸多疑点都使曾和江难脱嫌疑。有外国专家认为问题出在“情报失误”。但是根据目前内斗的复杂局面,“故意不报”或“内鬼作案”都应在怀疑选项之内。

总之,中共反恐越反越恐,终极原因还在现高层放任了真正制造恐怖的党内秘密势力,结果反而自己身背黑锅,不得不承受民众的反抗和更严重的后果。

(本文作者为富布莱特学者,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来稿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