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家庭生活
归去来兮  >  休闲养生
大陆乱象:男人的错误,女人的战争 图

51825

 

作者:胡雅君
 

\

明丽记忆里,在她刚开始做婚姻家庭咨询的2001年到2005年,遭遇丈夫出轨的女客户中有80%会决绝离婚,只有20%希望挽回婚姻。但从2006年至今,越来越多女人选择‌‌“和小三抗争到底‌‌”,离婚的反倒成了少数派

采访那天,从早上八点起,明丽的手机就一直响个不停。‌‌“我算了算,今天一共接了12个咨询电话。‌‌”我们约好的采访时间是晚上十点,九点五十八分她刚刚挂掉上一个电话。

这些从南京、杭州、石家庄、保定、济南、宁夏等地打来的咨询电话有着同一个主题:如何处理婚外情。其中有11个是女人问‌‌“如何打走‌‌‘小三’、夺回老公‌‌”,另1个是男人问如何干净利落地甩掉逼婚情人。

作为一名婚姻家庭咨询师,明丽理解自己的职业是‌‌“给在恋爱、婚姻、家庭生活中遇到困惑的人提供专业咨询服务‌‌”。

根据《婚姻家庭咨询师国家职业标准》的要求,婚姻家庭咨询师的工作范围包括恋爱择偶、夫妻关系、亲子关系、家庭冲突等六大类。

但在明丽的工作中,她主要只做一件事:帮人解决‌‌“小三‌‌”问题。

男人的错误,女人的战争

她的客户中女性占九成以上,年龄集中在35到55岁,又以40到50岁女性居多。全职太太占了两成。这些女客户中,又有九成是因为丈夫出轨才来咨询。

明丽记忆里,在她刚开始做婚姻家庭咨询的2001年到2005年,遭遇丈夫出轨的女客户中有80%会决绝离婚,只有20%希望挽回婚姻。但从2006年至今,越来越多女人选择‌‌“和‌‌‘小三’抗争到底‌‌”,离婚的反倒成了少数派,‌‌“大概只占两成‌‌”。

她觉得‌‌“这反映了现代女性心态的成熟,包容度的提高‌‌”。但也有人认为,这是女性社会地位倒退、男权之风盛行的表征。

至于那只占十分之一的男客户,他们的身份,用明丽的话说,基本都是‌‌“成功人士‌‌”,富商是其中的绝对主力,官员、高级知识分子也在其中。

‌‌“男人都是被‌‌‘小三’逼得一塌糊涂、走投无路了,才会来找我们。‌‌”电话那头的明丽复述起男客户的‌‌“经典台词‌‌”:‌‌“我是不可能要她的!你告诉我怎么才能把她彻底解决掉?‌‌”

她通常会建议这些男人和老婆摊牌,因为多年经验告诉她,在当下中国,大部分老婆知情后都会选择原谅丈夫,进而和丈夫组成对付‌‌“小三‌‌”的联合战线。

除了为‌‌“小三‌‌”所困扰,她的主要客户群的另一共同点就是财力雄厚,‌‌“有钱人大概占到7成吧‌‌”。‌‌“家产百万?‌‌”听到记者这一试探性的提问,明丽‌‌“呵呵‌‌”一声:‌‌“(资产)几百万的,在我们这儿算少的,很多都是上千万、上亿的。‌‌”她说自己遇到的最有钱的客户,坐拥一家市值50亿的公司。

明丽概括很多中国男人会把‌‌“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当成能力体现。‌‌“富商们往往是不以找‌‌‘小三’为耻,反以之为荣的。他们出去吃饭,没有个把年轻姑娘陪在身边,就觉得很没有面子。‌‌”

在中国社会,相比介入别人婚姻的女性,出轨的丈夫们受到的谴责往往小得多。

明丽目睹过很多次这样的场景:妻子喊上父母乃至公公婆婆一起去捉奸,捉到后,只把第三者往死里打,却不打丈夫。她们如此行事的逻辑是‌‌“都怪这个狐狸精勾引我老公‌‌”。

现实中,男人外遇事件常会演变成女人间的战争。挑起问题的出轨男不用解决问题,只需坐山观虎斗。

想打‌‌“小三‌‌”,得先‌‌“三陪‌‌”

明丽对自己的角色定位是‌‌“帮原配打‌‌‘小三’‌‌”。有趣的是,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她经常得花大量时间、心思、精力和‌‌“小三‌‌”成为朋友。

‌‌“第三者那边不会觉得你是帮原配的,对你心生抵触吗?‌‌”记者问。

‌‌“一开始当然会有抵触。我们会让男方先和‌‌‘小三’断了联系,由我们出面和‌‌‘小三’对话。除了我们,她也没有其他可倾诉的对象。‌‌”

明丽曾接过一个企业家妻子的委托,任务是赶走跟了她丈夫10年的一位29岁女孩。

‌‌“她想跟男的结婚,去了男方家里、厂里闹,要死要活。男方听我的,没做任何回应。在‌‌‘小三’觉得无路可走时,我开始介入,约她出来在咖啡馆见面聊天。‌‌”

此时进入取得女孩信任的第一阶段,这期间不管女孩说什么,明丽都会顺着她。明丽和女孩接触的流程,通常是带对方去饭店吃饭,吃完领她去宾馆,开个房,安顿她休息,晚上会陪她在房间里聊天。

按明丽的经验,第三者通常会在两三天之内,把所有和男方相识相恋的过程对她和盘托出。‌‌“无非是怎么瞒着老婆带她去三亚或国外玩,怎么骗她说要跟她结婚。‌‌”

女孩们在讲述情感历程时情绪往往很不稳定,‌‌“发神经,哭哭笑笑‌‌”,明丽这时会充当起对方的‌‌“情绪垃圾桶‌‌”,让她们把所有郁积的心事宣泄出来。

据她统计,有三四成咨询案子,她会为第三者提供‌‌“陪吃、陪喝、陪玩‌‌”的‌‌“三陪‌‌”服务。明丽会根据女孩的喜好为其定制陪伴方案:‌‌“她喜欢购物,我就陪她逛街;她喜欢安静,我就陪她坐咖啡馆聊天。‌‌”

之所以‌‌“三陪‌‌”,一是为了让女孩信赖自己,方便之后劝说她们离开男方,‌‌“很多人都是在我这样陪了几天以后,开始跟我说心里话‌‌”;二是为了稳定情绪,避免女孩做出自杀或找男方家人吵闹等过激举动。

有时,当判断女孩需要换环境以转移注意力时,明丽会带她们去旅游,有时还会喊上同事一起,‌‌“一路我们都会以她为中心‌‌”。青山绿水、吃喝玩乐加众星拱月通常很快能让陷入情感困局的女孩情绪转好。明丽认为自己是在无形当中给了她们精神力量。

陪这些女孩过程中的所有花费都由委托她处理‌‌“小三‌‌”问题的客户承担,有时是急切分手的男人,更多时候是这些男人的妻子。‌‌“他们觉得这毕竟是小钱,只要能让‌‌‘小三’不闹,走人,那就行了。‌‌”

和女孩心理距离拉近了之后,明丽就不再只扮‌‌“白脸‌‌”了,而会逐渐软硬兼施,批评敲打。比如,有女孩跟明丽说自己想跳楼,明丽会呛她:‌‌“你跳吧,你真的跳了,也是白死,知道吗?伤心的只有你家人。‌‌”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当姑娘开始问明丽的意见,明丽就知道,这案子十有八九能拿下了。

‌‌“分离第三者‌‌”的技术手段

到了这步,她就会反复跟女孩们强调,她们不可能由情人‌‌“转正‌‌”的事实。说辞大同小异,中心思想都是:‌‌“那男人如果真想跟你结婚,早就跟老婆离婚了。但他没有,他一直跟家里瞒着。他和老婆正式结婚领证,有亲人见证祝福,这样他都能出轨,你怎么能相信他给你的那些承诺呢?‌‌”

当第三者接受无法上位的事实之后,就进入利益谈判环节:分手费给多少,有孩子的话,孩子的抚养问题怎么解决。

面对那些表态不在意钱,一再强调自己和男方是真爱的第三者,她会指导老婆们也打‌‌“真爱牌‌‌”。

明丽陪一位女客户和她丈夫的情人在酒吧见面谈判时,那位在礼仪学校做老师的年轻女孩开了一瓶红酒,为男人的妻子和自己各倒一杯,施施然举杯说:‌‌“为爱情干杯,我喝完,你随意。‌‌”言下之意是:我拥有爱情,而你已没有,在真爱面前世俗礼法苍白无力。

明丽‌‌“见招拆招‌‌”,让女客户把她和丈夫过往‌‌“爱的证据‌‌”一一拿给年轻姑娘看,比如甜蜜的二人照片,家庭聚会的温馨录像。‌‌“当她的真爱幻觉破灭之后,就可以谈钱了。‌‌”明丽在采访中多次重复:‌‌“愿意谈钱,事情就好办了。‌‌”

她也遇过棘手情况。对于业务难题她这样总结:年轻姑娘,耐力、经验、韧性都还不够,脸皮也比较薄,一般几天就能拿下;但女人年龄越大,韧性就越大,常常不要钱,就要人。

‌‌“那该狠就要狠,她硬时,我们比她还要硬,不能被她吓倒。‌‌‘小三’招数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那我一开始就告诉她,你玩这些都没用。只要男的没给你递药瓶,没推你下楼,男的没一点责任。‌‌”

对于极个别的第三者,明丽还会和她们的家人、单位领导取得联系,向其施压。‌‌“100个当中顶多有四五个需要我这么做。‌‌”她所谓的‌‌“需要‌‌”包括两种情况:‌‌“特别胡搅蛮缠‌‌”,比如威胁杀害男方家人;自杀意图强烈。

为了让‌‌“小三‌‌”离场,她还会给这些女孩免费介绍对象。被介绍的男性人选,部分来自她身边从事婚介行业朋友的推荐,部分来自她所在维情婚姻咨询机构于2006年成立的离婚人士交友平台‌‌“离婚俱乐部‌‌”,据她说‌‌“会员有几百万人‌‌”。

此前《南方周末》曾报道,上海社会团体管理局早已经发文,称这一俱乐部没有进行过任何登记,并责令其停止对外开展任何活动。

当记者指出这一点时,明丽的解释是,‌‌“离婚俱乐部‌‌”是一个免费公益平台,‌‌“会员们自发组织活动,我们不参与‌‌”。

‌‌“他们不在乎这点钱‌‌”

明丽称自己在做‌‌“分离第三者‌‌”业务时,收过的最高报酬是60万,付款人是一位企业家的妻子。‌‌“你要知道,这笔钱不是服务费,是‌‌‘赞助费’。‌‌”她着重向本刊记者强调。

所谓‌‌“赞助费‌‌”,就是她和客户通过协议确定的成功‌‌“解决‌‌‘小三’‌‌”之后的收费。‌‌“成功了才收费,不成功不收费。‌‌”她提高音量,‌‌“如果办好了,那些人5万、10万都随便给的,他们给‌‌‘小三’的可能就有几百万上千万,不在乎这些小钱的。‌‌”

服务费也就是咨询费,则和最后处理结果无关。明丽接待客户时,通常会安排一个3到15分钟的免费预咨询。如果客户想做正式咨询,要先把钱打到她公司的账户上。她的咨询按小时收费,1小时1000元。

早在公司成立之前,明丽和合作伙伴舒心就开始承接此类业务。1999年,舒心在报纸写情感专栏,明丽是她的助理。某日,一位台湾富太太找到报社,向舒心诉说自己对丈夫出轨的愤怒和苦闷。一小时聊天结束后,她付了舒心1000元。这事给了两人灵感:或许可以将婚姻咨询变成一门生意。

2007年,人保部将‌‌“婚姻家庭咨询师‌‌”列入新职业名单。2009年,首次国家婚姻家庭咨询师(三级)职业资格认证考试在北京举行。明丽参加并通过了这次考试。

如果严格按照国家规定,婚姻家庭咨询师的工作内容只是提供咨询服务,而明丽开展的‌‌“分离第三者‌‌”、‌‌“离婚俱乐部‌‌”等业务明显超出了这一范围。

她称,坐在办公室里通过言语疏导客户的咨询方式无法满足客户的实际需要。

但在网上也能搜到网友痛斥明丽所在的公司欺骗客户的帖子。文中称这家公司收了她八万元答应帮其赶走‌‌“小三‌‌”,转头又收了她丈夫两万元许诺帮其丈夫和她离婚,在整个服务过程中,他们公司的咨询师不但没有帮其挽回婚姻,还一直在煽风点火制造夫妻矛盾,暴露之后,还拒绝退款。

当本刊记者询问此事,明丽的回答轻描淡写:‌‌“竞争对手在抹黑。‌‌”

此时已是凌晨两点半,明丽说她依然处于随时待命状态,‌‌“夜里两三点打来的电话一定要接,因为电话那头的人如果能够挨到第二天咨询,不会这时打给你。他们真的是熬不过这夜。‌‌”

人心的渊薮、这一行的混沌与现实,也像这暗夜。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Vista看天下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