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汉“涉黑案”一审判死刑 周永康案风向标

(看中国记者孟迪综合报导)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刘汉、刘维等36人涉嫌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以及故意杀人罪等案件,上周五,中国湖北咸宁市中级法院对刘汉、刘维黑社会集团案做出一审判决,其中刘汉、刘维等5人被判处死刑。然而,近日网爆有关评论文章指刘汉虽然被判死刑,但其案仍留有“活口”,其用意引起各界关注。

去年4月,公安部指定此案由湖北侦办,追缴军用手榴弹3 枚、各类枪支20支、子弹677发、钢珠弹2163发,并扣押、查封、冻结刘汉等人及汉龙集团及其关联公司名下的巨额资产,据悉,掌握了大量刘汉、刘维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犯罪和指使杀人等主要犯罪证据。

今年2月20日,由湖北省咸宁市检察院向咸宁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该案涉案人员涉嫌多个严重犯罪,其中刘汉、刘维涉及15个犯罪罪名,情节恶劣、危害严重,是近年来国内公诉的特大涉黑犯罪集团。

3月31日上午,刘汉、刘维等36人在湖北咸宁的5个法院受审。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买卖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串通投标罪,非法经营罪,敲诈勒索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妨害公务罪,开设赌场罪,寻釁滋事罪,窝藏罪,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5月19日,湖北省咸宁市中级法院在其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定于5月23日上午9时在7个审判庭同步开庭对该案36名被告人进行一审宣判。首犯刘汉和刘维被判死刑。

孙晓东涉案未被判刑 刘汉案留有“活口”

值得一提的是,刘汉案一个不可忽略的人物——汉龙集团总经理、集团实际操盘手孙晓东,这个至关重要的污点证人这次并未被判刑,而是被当局宣布为“另案处理”。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了署名“韩咏红”的评论文章分析。刘汉涉黑案的关键人物“孙某某”没被判刑,而是被“另案处理”,显示该案只是“暂告段落”,并没有终止。

“孙某某”为什么成了“另案犯罪嫌疑人”,当局对此并未做任何解释,文章认为,这是大家在把刘汉判死刑时特意留下的一个“活口”,一记活棋,“是本案相关‘老虎’需要被揪出时可以出庭的证人”。

文章表示,“孙某某”今后的命运将充满未知:“是充当污点证人换来从轻发落,还是长期被关押,这都看高层‘打老虎’后续以什么方式和在什么层级上进行”。

黑白两道通吃 刘汉判死内幕网络曝光

有报导称:“刘汉有钱,跟各级领导有关系;刘维有枪,手下有一批兄弟帮他打杀,所以黑白两道的人都怕刘汉,得罪了他就是死或者‘丢帽子’。组织成员、犯罪嫌疑人文香灼供述,很多人愿意跟着刘家,为他们做事。地方官员跟着刘汉,是觉得可以通过他接触到更高层,有升官的机会;‘操社会’(混社会)的人跟着刘汉,是因为有面子,出了事他能摆平”。

周永康曾是刘汉的“大靠山”

那么,帮他攫取这一切的“大靠山”究竟是谁呢?

据悉,刘汉与周永康之子周滨的密切关系,早已是中、外媒体皆知“不能说的秘密”。

今年较早时候,中共喉舌媒体一度为刘汉案造势,直指刘汉是“有大背景、大靠山”的人物,称其“结交的官员级别已非普通富豪所能比”,而其重金铺路编织起来的关系网“辐射到成都、乃至北京”。大陆《财经》杂志曾详细报导,刘汉与四川省、海南省、河北省好几名在位部级大员都有关系,也曾与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之子周滨有两宗生意往来与利益输送。

评论指出,这些“非普通富豪所能比”的官员又是谁呢?是哪些已经被关进笼子里的各种“老虎”呢?还是潜伏有道迄今依然逍遥自在的其他什么“老虎”?其曾经或现在又在哪呢?这或许才是世人最为关心的话题。因为不把这样的“大靠山”挖出来,那么,即使今天摧毁了刘汉黑社会犯罪团伙,明天照样会有新的黑社会出来危害百姓。

刘汉罪行曝光 周永康罪责难逃

刘汉被判决死刑,《路透社》发布了一篇题为《反腐背后的权斗》的特别报导,称周案的调查者希望将案件办成铁案,并预计在今年稍后的四中全会上正式宣布。路透社报导,周永康下令监听温家宝和李克强。分析认为,这样的消息,如果没有中共高层喂料,一个路透社的外国记者是根本挖不到的,明显这是高层在亮明态度。由此来看,周永康案一定会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