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归去来兮  >  乱世败像
唐柏桥:王丹已不再配为民主斗士 已公然投共 组图

54495
作者:唐柏桥
 
 
王丹为中共的外交政策摇旗呐喊,在帮助中共巩固其专制政权方面立了大功,对中国反抗暴政争取民主的运动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损失。其中比较明显的五次是: 一,游说美国柯林顿政府将最惠国待遇 与人权脱钩; 二,支持中国加入WTO; 三,支持中共举办奥运; 四,公开发表声明支持中共挑起的反日风波; 五,公开发表声明与遭受中共迫害最深反对中共暴政 最力的法轮功群体划清界限。

Baiqiao Tang

 


唐柏桥/最近王丹突然又公开宣称可能得了脑瘤,要求中华民国政府做特殊处理,在没有回美证的情况下允许他返台治病,并希望公众给中华民国政府施压。几天前台湾时报周刊针对此事采访了我,并问到当年王丹接受陈水扁政府巨额机要费的问题。我思考再三,决定公开表达我的看法。让公众有一个明辨是非真假的机会。可是没想到,他看到我公开质疑他的文字后,不仅没有反思,做出哪怕是敷衍式的回应,而是泼口大骂,一副泼妇骂街的模样,让我替他感到害臊。他以为只要把我贬损一番,我就没有资格对他的不当行为提出质疑和批评了,根本就不象一个在民主社会生活了多年的人。他的谩骂攻击不值一驳,相信大家会把它当成一个笑话。

有人问我,你和王丹都是八九一代较活跃的学生。为什么要相互指责和批评呢?我公开质疑和批评王丹的理由有三:

一,王丹多年来一再撒谎,通过打悲情牌来骗取公众对他的同情和支持。十五年前他就用过同样的方式,向全世界媒体哭诉可能得了脑瘤,要求中共允许他保外就医来美国治病。结果证明他甚么问题也没有。

此举对中国民运的声誉造成了重大的伤害。对此我非常不解和不满,因为我们都曾经为他感到难过和奔走呼吁,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而美国政府也对此不满,此后再有民运人士说病情严重,美国政府基本不再予以重视。

没想到十五年后竟然用同样的方式企图再次骗取公众的关注和同情。我当时看到“脑瘤”两字本能的反应就是恶心,一种骗子又上门用同样方式行骗的感觉,而不是同情。

二,王丹以民运人士的姿态出现在公众视线,并以此身份四处募款和接受给予中国民主运动的捐助,但从来不对公众交代经费开支状况,甚至拒绝回应来自组织内部的询问。其中比较突出的两笔是陈水扁政府给他的用来支持中国民主事业的20万美元机要费及天安门一代组织名下的“中国青年人权奖”基金。多年来很多民运人士包括八九学生领袖一再要求他公开说明这些经费的开支情况,而他就象铁公鸡一样,坚拒开口。摆出一副耍赖到底的架式。令人气结!

三,王丹自抵达美国以来,虽然宣称是民运人士甚至民运领袖,但是实际所为大多数是在帮衬中共,为中共的外交政策摇旗呐喊,在帮助中共巩固其专制政权方面立了大功,对中国反抗暴政争取民主的运动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损失。

其中比较明显的五次是:

一,游说美国柯林顿政府将最惠国待遇与人权脱钩;

二,支持中共加入WTO;

三,支持中共举办奥运;

四,公开发表声明支持中共挑起的反日风波;

五,公开发表声明与遭受中共迫害最深反对中共暴政最力的法轮功群体划清界限。

记得当年柯林顿游说国会时还引用了所谓中国反对派领袖王丹的观点,以此证明他的政策的正确性,最后中共成功地将每年悬在自己头上的一把利剑取下了。王丹此举完全与中国民运主流背道而驰,对包括魏京生基金会在内的其他反对将最惠国待遇与人权脱钩的民主阵容是一个巨大打击。

基于以上三点理由,我认为王丹已不再配为民主斗士,如同其他一些已经公然投奔中共的八九学生领袖一样,他们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八九民运的历史人物。而民运领袖的桂冠不能永远戴在已经淡出甚至背叛民运的人头上。他对民运的伤害远远超过他对民运的贡献。因此,我决定全面披露王丹其人的劣迹,以免世人继续被他巧装的面目所欺骗。

我知道要让公众完全明瞭事情的来龙去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我坚信真相会越辩越明,事实终究事实,所有的真相终有大白的一天。请大家保持高度耐心,让我们继续在寻求真相之路上同行。谢谢!


《时报周刊》:六四同志唐柏桥轰王丹私吞捐款

报导/蔡伟祺

大陆民运人士王丹先前要求“专案”返台的举动,不只在台湾引起争议,不少海外民运同志也对他的行为无法认同。“他的不诚实,是一贯的!”曾一同参与六四天安门运动的学运同志唐柏桥指控,王丹除了可能私吞陈水扁政府支持大陆民运的20万美元国务机要费,还拒绝交代由天安门一代所成立的“中国青年人权奖”基金流向。

王丹返台就医风波持续发烧,本刊上期报导大陆旅美作家曹长青专访后,陆续接到来自海外的大陆民运人士反应,不满王丹要求特权行为,包括昔日曾一同在六四天安门学运奋斗的同志纷纷对他“起底”。

记者八月十二日采访同样流亡美国,也是六四学运的学生领袖之一的唐柏桥,他感叹:“王丹被捧为明星,已经有很多年了。这些年他几乎没有停止这些不当行为。为甚么他一再做出有损民运形象的事情,而很多人还把他捧为民运领袖?王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们是否也有一部分责任?”

王丹这次返台引起争议,连带让他多年前曾接受陈水扁国务机要费资助,却交代不清的往事,也被海外民运人士重新讨论。与王丹同为天安门一代的唐柏桥指出,他们这群曾参与天安门学运的同志,在二00一年设立一个“中国青年人权奖”,由王丹担任负责人,但王丹自始至终拒绝说明基金的开支情况,并持续对外开展活动,进行捐款,一付“奈我如何”样子。

唐柏桥强调,很多民运同道都希望王丹能对公众交代这笔机要费的去向,但王丹要么加以否定,要么含糊其词,顾左右而言它,他认为,陈水扁的国务机要费很可能大部分被王丹私下用了,只有小部分用于民运事业。否则,以王丹的性情和为人,一定会大加宣扬。他要求回答这二十万美元究竟用在了哪些地方?有没有相关依据?王丹对大众交代越晚,就会越被动,因为他最终要将所有的谎言活生生地吞下去。

旅美中国作家曹长青说,前总统陈水扁的国务机要费案审理时,透露给中国民运人士二十万美元,当时不少人猜测是给自己和林保华,让两人百口莫辩,还好“国务机要费案”公开审理后,最后真相大白,原来这二十万美元全部都给了王丹。

曹长青也批评,王丹左右逢源,在台湾好像很偏绿,但回到美国,在中国人圈子,却强调,自己不反对“终极统一论”,还说“我不会支持台湾独立的主张”。“六四”二十周年时,多伦多《大中报》问王丹“对台独怎么看法?”他回答:“我觉得台湾的不管是统一还是独立,都是个假议题,谈它没意义。”这明摆着是滑头回避问题(没有统独问题,还有台湾问题吗?还有蓝绿之争吗?),被问到钓鱼台领土争端,王丹用同样狡猾回答:“我不会钓鱼呵。”可见他如此有心计的政治谋略。

王丹回覆,关于基金流向,因为涉及仍在中国国内的人士,当然不能公开。但他说,“每一分钱都用在了应当的用途上,这一点我问心无愧,也用不着向自我证明。”,至于对个人评价的批评部分,王丹则说,“别人说什么都可以,我觉得自己努力做事情就是最好的回覆。”

——原载台湾《时报周刊》2014年8月15日第1904期


苹果日报:扁政府捐款去向? 王丹、唐柏桥隔空互呛

六四民运人士王丹,日前因返台就医的举动引发讨论,这也让另一位六四民运领袖唐柏运指控,王丹在台湾不仅可能私吞扁政府所支持中国民运的20万美元,甚至还涉嫌私吞由天安门一代所成立的“中国青年人权奖”基金流向。

今日出版的《时报周刊》报导,唐柏桥表示,在2002年时,他与“天安门一代”成员要求王丹说明基金流向,但王丹却拒绝,最后“天安门一代”组织也就因此解散。但王丹却持续以“天安门一代所成立的基金会”名义对外接受捐款,唐柏桥认为王丹已不是当初的同道中人,而是变成一个热中特权的共青团干部。

对于周刊的报导,王丹一早也在脸书上表示,周刊采访在民运时期相当边缘、声誉很差的人,“背后动机显然不简单”,直言“这样的报道(导)就像走路遇到地上一块痰,我打算绕路走,根本不回应那位唐先生。”

针对王丹在脸书上的回应,唐柏桥也来函《苹果》表示不会介意,“因为这种低水平的谩骂,不会对我构成任何伤害”。唐柏桥在信中表示,多年前王丹所接受的扁政府钜额资金,始终以“保护国内民运战友安全”为由,拒绝交代去向,认为王丹“态度极为恶劣”。唐柏桥表示,他原本希望周刊报导后,王丹能够有正面回应,但却被王丹在脸书上辱骂污蔑,“可想而知他有多么心虚”。至于王丹暗示的与中共“合流”,唐柏桥则说“这是对我人格的极大侮辱”,劝说王丹如果有志从事民主政治,就要学会面对质疑和批评,否则将会成为笑话。(叶国吏/综合报导)

——原载《苹果日报》2014年8月15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读者推荐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