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归去来兮  >  海外媒体
美媒:高智晟身份证被没收禁见律师 中共外交部对查询沉默

55174


——踏出监狱尚无自由 耿和再赴华府营救高智晟

 
作者:赵亮
 
 
“警方告诉他说他不能去北京”,耿和说。她现在每周和高智晟通几次电话,极度渴望能让他获得适当的治疗。耿和认为,只有到北京或是到国外才能做到这点。“他们拿走了他的身份证,因此他没办法买飞机票。而且我妹妹受到巨大的压力。”中共外交部没有回应记者就当局是否会允许高智晟离开中国到海外就医的查询。那些曾试图帮助或联络高智晟的人士受到警告。2012年曾试图为高智晟案上诉的律师黎雄兵被警告说他不可以在高智晟出狱后前往乌鲁木齐。

\

据《洛杉矶时报》9月12日报道,这个电话,11岁的高天宇(英文名:Peter)已经等待了很多年:再次能和爸爸说上话,告诉他自己在大洋彼岸学校里学到的有关地理、科学和其他科目。最重要的是,他想要和爸爸用中文交谈。他的爸爸是中国被囚禁多年的人权律师高智晟。

Peter的母亲耿和说,“我一直告诉他,当你和爸爸说话时,你就可以一并练习中文了。”她带着一双儿女于五年前在美国获得庇护。

八月初,高智晟最终获释。这对父子终于听到了彼此的声音。然而,这次交谈变成了一边倒。“我儿子在那说个不停,但我丈夫没说多少话”,耿和说。她不知道50岁的高智晟究竟是因为身体太痛了无法讲话,还是记不起来怎么说话了。

超过两年半的监禁加上此前被非法关押了好多个月,在这期间高智晟被关在一个不见阳光的房间里,当局规定看守们不许与他说话,耿和说。他的体重掉了大约50磅,牙齿出现了严重问题。

但如何向已经非常美国化的儿子讲述这些呢?耿和说:“当Peter打完电话,他告诉我说:爸爸的中文不是很好。”

自从2009年带着两个孩子逃到泰国,并最终抵达美国,耿和已经在加州湾区一家电脑公司任职员,开始了新的生活。Peter现在在上中学,女儿Grace在上大学。

耿和收到朋友们的经济援助和教会道义上的支持,但很多邻居和熟人对她家的情况一无所知。她说,“大多数人只是觉得我是一名普通的中国移民。”

多年来,她在展开一场锲而不舍的运动,要让全家再次团聚。

在高智晟被监禁期间,她多次飞到华盛顿特区,在国会工作小组前作证,希望国会议员甚至奥巴马总统能向北京当局施加压力,释放她的丈夫。但是,他并没有被提早释放。

她还给报纸写专栏文章,并放到Twitter上。这一星期,她又来到了美国首都,在国家记者俱乐部参加了新闻发布会,并与议员们会面。

服完整个刑期后,高智晟现在被软禁在新疆乌鲁木齐耿和妹妹的家中。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定罪的其他人一样,高智晟处于附加的被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的刑期中,他被禁止接受采访及在境内外发表任何可能“损害国家声誉或利益”的言论。

他必须获得批准才能离开乌鲁木齐,事实上,他没有结社、言论和抗议的自由。

“警方告诉他说他不能去北京”,耿和说。她现在每周和高智晟通几次电话,极度渴望能让他获得适当的治疗。耿和认为,只有到北京或是到国外才能做到这点。“他们拿走了他的身份证,因此他没办法买飞机票。而且我妹妹受到巨大的压力。”

中共外交部没有回应记者就当局是否会允许高智晟离开中国到海外就医的查询。

在他出狱后的第二天,官方《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社论,称高智晟是“过激人士”。“像高智晟这样的人已经成为西方与中国玩政治游戏的一个筹码”,该社论说。“高智晟回到社会后最好放聪明点。成为西方所谓的人权明星不会让他免受中国的法律制裁。对于其他的异议人士,他们应该不要再那么简单幼稚,把希望寄托在西方。”

那些曾试图帮助或联络高智晟的人士受到警告。2012年曾试图为高智晟案上诉的律师黎雄兵被警告说他不可以在高智晟出狱后前往乌鲁木齐。“他们没有给出原因”,黎雄兵说。“当他们想限制个体公民时,他们不需要引用任何的法律手续。”当被问及当局是否提出任何具体的威胁时,他说没有,但他注意到了自己受到高智晟当年面临的那种官员们不支持你的工作的后果。

1995年,高智晟通过自学通过了司法考试。2001年,他被中国司法部评为“中国十佳律师”之一。

他接手过医疗纠纷案和土地征用案,这些意味着在挑战政府。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更为大胆,代表受到当局打压的地下教会成员和法轮功学员。

最终,当局关闭了高智晟的律师事务所。安全人员搬进了隔壁,以便监控他们家。2006年,他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定罪。他说,在关押期间,他遭到电棍电击及其它形式的酷刑。中共当局否认这些指控。

2011年,他再次被捕,并责令服完原本五年刑期中剩下的两年零八个月。

据耿和说,最近几天,当局终于允许高智晟在乌鲁木齐做了一次牙科检查,但牙医说,乌鲁木齐没有适当的设备来处理他的问题。当问及高智晟是否也需要心理治疗时,耿说,“如果我们都不能让他获得牙齿的治疗,那么更谈不上心理学专家了。”

耿和及她的法律顾问及人权组织正在呼吁中国政府允许高智晟前往美国就医。但鉴于美中关系目前所处的沉重压力,以及奥巴马总统与习近平即将于11月份会晤,尚不清楚华府是否愿意就这一高度敏感的话题向北京施压。

“我们希望国务院和白宫能采取行动。如果没有白宫直接介入的话……北京不可能会让高智晟来美国”,耿和的公益律师、非营利组织Freedom Now的创始人Jared Genser说。

原文In China,human rights lawyer leaves prison,but has no freedom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博谈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