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归去来兮  >  精彩评论
今钟:去国犹忆《天伦歌》

55682

已有 150 次阅读2014-9-27 11:12 |个人分类:杂文| 联合国, 新西兰, 办公室, 好心人, 企业家

“人皆有父,尔我独无;人皆有母,尔我独无;白云悠悠,江水奔流,小鸟归去已无巢,儿欲归去已无舟;何处见源头,何处见源头。……”

萦绕脑际,荡气回肠,这首遗忘了几十年的老歌最近总在我耳际回旋,恰如孔子所说的“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远因是维权征文中新西兰作家黄白蓝一篇《十三亿人民,十三亿亡国奴》的文章,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因为无数惨痛事实历历在目:

在网上看到一位先生因参加追悼赵紫阳总书记,胸带白花,被便衣们发现,一直暴打到把眼球打出,血淋淋地挂在脸上,不禁心寒,这位河南来的汪世信先生,因为含冤负屈到北京访问中央信访办公室,只因为参加了追悼中国共产党下台的总书记活动,就有这种下场,若非好心人解救,还会继续打下去。人民警察、人民便衣打死人不当回事。

企业家白振侠先生,抗议家产被抄没,用铝金属像锅炉一般,焊成甲胄,预防再挨暴打,并且像刺猬一般焊上铁钉,让警察不敢再动手,穿着这身银白的铝甲到联合国门前绝食,十天没人理会,安南先生枉作联合国秘书长,竟装作不知道,良心让狗吃了,对中共大规模践踏人命敷衍了事,到大陆中国,如没事人一般。而欧、美、加、澳、亚几大洲的法院早已在接受苦主们对江泽民酷刑罪及群体灭绝罪的控诉。

中国饱受残酷压迫的百姓像没娘的孩子,任由中共蹂躏,没人正眼看。

无数人正在牢中受难:

爱国的作家张林,杜导斌,清水君,郑贻春……

罢工工人姚福信,肖云良……

律师郑恩宠……师涛……

记者姜维平等二十多人……

拒绝贪污的干部黄金高,身穿防弹衣,也难逃无所不在的迫害……

还有跟广东太石村一般全国到处受暴力专政的村民们……他们呼天不应,叫地不灵,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失去父母的法轮功家庭的孤儿血泪,无人理会……

大律师高智晟致胡、温的公开信,让人凄然泪下,惊叹不已。

我的祖国成了花天酒地、人肉宴席之下的悲惨世界,比雨果笔下的规模更大,惨痛更甚!总在拨款大造监狱,还总不够用。

近因是《九评》出世对占领者中共如万钧雷霆,500万勇士退出中共惊天动地,正在扭转乾坤。

歌声近来更加强烈,是因为看到今年10月3日捷克国会大厦在召开《没有共产党的世界》研讨会,那么多捷克人发自内心地在关心着我的祖国,关注着在各种正式与非正式牢狱中受尽酷刑折磨,包括身穿“约束衣”,筋断骨裂,活活痛死的同胞,他们不再是世界上默默无闻的孤儿,尽管世界各大媒体在“宣传中共理论”(见何清涟:《为何世界大媒体宣传中共理论》),因为中共操纵世界舆论。

与美国、澳洲、加拿大、德国、法国、日本、韩国、瑞士、台湾,以及以色列各地的《九评研讨会》不同,捷克是前苏联十二卫星国之一,人民对共产党的统治有切肤之痛,对我的祖国暂时亡于共产邪教,抱有深切的同情,尤使我想起了《天伦歌》中的歌词:“……献出你赤子的心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

这首歌曲诞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由于旋律的凄楚动人,女中音的低回幽深,配乐的铿锵和鸣,有感人的魅力,一直流传到四十年代,被译为外文。

仲维光先生在《见《穿越生死》读书札记》一文中指出:“一百年来中国人的人性走了一条畸形的变态的道路。从一个正常状态,正常社会,也就是,从一个具有多元特色:好的和坏的,积极地和消极地,人性的和对抗人性的,各种因素能够调整自己、调整社会、相辅相成、相反相成的社会,逐渐发展成一个畸形的,一元化党文化统治一切的社会。”

当时欧风东渐已久,上海十里洋场,已成为冒险家的乐园,拆白党与共产党都在搅乱着社会,(见《穿越生死》读书札记)在流行歌曲众多的靡靡之音中也有传统的中华文化在抵御西化的入侵。

《天伦歌》哀而不伤,给人启迪,颇有“诗三百,温柔敦厚”的遗风,抚慰世无天伦而痛心疾首的孤儿群体,以博大的心胸,赤子的情怀。这种慈悲情怀在从赤祸中解放了的捷克人民心底被《九评》唤起怎不令人感动?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人出生在这种情怀的故乡,当时德国国内的犹太族公民被希特勒赶尽杀绝,虎口余生的逃难者,在“民族社会主义”淫威下,欧美各国政府“大庙不收,小庙不留”,唯有“旧”中国在上海予以接待,上海市民普遍同情,隔墙向难民抛去面包、黄油、被服,以色列人民至今不忘。尽管中共一直不承认以色列,但该国仍予中共以秘密军技援助,把中共建立的中华共国误当成了七十年代前救助他们的中华民国。

这种情况在世界上很普遍,一位美国商人问道:“中国一位将军说要以核武器炸美国,并未受到中国政府谴责,华美商会中国代表又像很友好,还说热爱和平,哪一个是真的?”

少数西方人深知中共邪恶,但又像二战前害怕希特勒那样害怕中共,不敢支持中国受难的百姓。

陈用林先生指证的上千名特工在澳州,在美国就连白人也感到恐怖……

一位美国房东,是富有的基督徒,法轮功人士在当地召开法会,要增加法轮功友借宿时,他却害怕中共使领馆买通黑社会来袭击,会破坏他的豪宅新建筑。

有位被迫害多年的民主运动人士,有个白人女婿,却不敢和岳父同住,怕中共特工冲进他家,烧他的住宅,拐走他的小孩。

在自由世界,中共特工确很猖獗,公开监视基督徒李世雄先生,吓得亲友断绝往来;有位民主人士在加州被暗杀,破不了案,久而被人遗忘,遂默默无闻。

魏京生先生车尾常被撞坏,更是“司空见惯寻常事”。

中国大赦主席沉默先生不仅车后窗被砸,而且患病的夫人被造谣说是小偷,让邻居不断在身边窃窃私语,使病情加重,沉默先生精彩的狱中杂文及诗作《夜未央》,在老人公寓中贴出介绍,被贴上“卖国贼”标语;沉默先生是用箱形广告车宣布中共江氏无偿献土与俄国的爱国志士,却被当成卖国贼,是非颠倒,一至于此!而且是在远离中共魔爪的美国。

美国是被迫害的清教徒兴起的国家,对“公仆”变成独裁者,格外警惕,关心自己的安全,无可厚非,但立国精神也与个人主义同在。不能责备老外只关心自己安全,连大陆中国人对自己的同胞也极为冷酷,传统美德被中共扫荡以尽。

受中共生来洗脑的大陆留学生,看到新唐人电视上播出广州艺术岛中共武警强拆华侨及艺术家豪宅,不予任何补偿时说“英国当时也有圈地运动,资本积累就是如此!”提到中共不抗日,他说:“真抗日,几万人早打光了!后来夺取了政权,证明策略正确。”提到1989年6.4杀人,他说:“我要当权,我也镇压”。把镇压说得那样轻巧,谈到坦克轧人,如同家常便饭。

我曾遇到一位中共空军驾驶员出身的工程师,受中共迫害,来美国投亲,住在女儿家,女儿和中国女婿听到他控诉中共罪恶,骂他背叛祖国,是汉奸,猛踢他伤残的小腿,轰出家门,流落接头,露宿在公园,后作为难民被美国收留。

中共宣传美国推广民主是文化侵略,其实西方真正的文化侵略,是西方自己抛弃的垃圾共产邪教,化为中共党文化,又通过文宣和特工渗透到全世界。大陆中国人的关爱、侧隐之心,已被中共摧残泯灭。捷克人民的“推己及人”,尤其推己及于“大陆中国人”的情怀,多么需要推广!

吁请大陆文豪、海外学人,乘500万勇士退党之长风,破中共文宣特工渗透全世界之浊浪,拿起通晓外文的如椽之笔,向美国人民、世界媒体,向欧、亚、澳、非、拉美,解惑答疑,介绍《九评》及退党大潮,向全世界呼吁:救救中共残暴镇压下失去父母的孤儿群!拯救被中共毁灭殆尽的人类传统文化!拯救人类免于第三次世界大战!

夜半开笔,行文至此,歌声还在耳际回旋:“……人世间惨痛,岂仅是失了爹娘。奋起啊,孤儿!警醒吧,迷途的羔羊!收拾起痛苦的呻吟,献出你赤子的心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服务牺牲,服务牺牲,舍己为人无厚薄。浩浩江水,蔼蔼白云,庄严宇宙亘古存。大同博爱,共享天伦。”

见窗帘透亮,临窗远眺,巨翼般的垂天之云,渐渐变白,镶着金边,朝霞飞升,天已亮了!走出去,迎着曙光……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