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归去来兮  >  全民觉醒
“民国热”就是一连串的恍然大悟 谎言的丧钟又要响起来了

55974

 

作者:南桥
有些人经过几天,还有些人经过几年,最后都达到了那种恍然大悟的体验,得出一个毕生再也不会忘记的结论:以前他们在骗我!然后,我们几乎是以一种狂热和执着,千方百计地用各种方法,从各个途径去了解以前学校教育向我们隐瞒的真相。真相迅速地呈现出来,恍然大悟一个接着一个。我们在打扫我们头脑里堆积的谎言。我们迅速地完成了180度的转弯,从此再也不信诸如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之类的谎言。

“民国热”起来了,谎言的丧钟又要响起来了。

十月十日,现在的台湾人和我们父辈中国人称为“双十节”,那是纪念辛亥革命的节日,也是中华民国的国庆节。以前我们这一代“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中国人是不知道这个节日的。虽然我们曾在课堂上被告知,辛亥革命是孙中山领导的一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是进步的革命的,每年十月还会在天安门广场竖立起孙中山的大幅画像,可是因为海峡对岸的中华民国把这个日子定为“国庆节”,这个日子就带有反动的意味了。

今年的双十节,北京的环球时报特地发了一篇文章:《病态的“民国热”是对历史的侮辱》。环球时报的这类文章,其行文有一个特点,简单地说就是毛泽东的文字风格,用形容词来限定对象,直接作出一个判定,然后变换逻辑,偷换概念,似是而非地为这个判定作出论证。这种文章是没法读的,你无法跟他较真。这次又是这样,一上来就咬定民国热是“病态的”。似是而非的文章通篇没有说服力,只流露出作者内心深处对“民国热”的害怕。

所谓“民国热”是什么?无非是民国的一切,在大陆缺位半个世纪后,突然引起了从没见过民国的一代中国人的兴趣。民国的人物,民国的文学、歌曲,民国的一切,突然让人特别好奇。这是怀旧吗?并不完全是。怀旧是对过来人才会有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怎么会怀旧到父辈或祖父辈生活的年代去呢?那个时代他们根本就一无所知,要怀旧也无从怀起。如今的民国热,是因为生活在中国大陆的整整两代人,渐渐地发现,所谓“民国”,“旧社会”,所谓“国民党反动派的黑暗统治”,其实并不是如他们的学校教育告诉他们的那样。互联网和开放时代,给了中国人一个机会,得以一点一点地从缝隙中得知民国时代的实际,于是产生了一个“恍然大悟”——啊,原来是这样的!好奇心不可抑制地产生了,越是恍然大悟就越想知道得更多,就越来越多地发现“原来不是那样的啊”。“民国热”就这样热起来了。

这样的“民国热”,怎么会是病态的呢?由得知真相而企图知道更多的真相,没有比这一个又一个恍然大悟更健康的了。

我们以前有过这样的恍然大悟。我这一代中国人,都记得当年林彪事件后,从最初的震惊中平静下来,突然恍然大悟的震撼。那是一种日月颠倒、天地翻覆的晕眩。不可能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呢?紧接着就凭常识判定,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出了问题。然后,有些人经过几天,还有些人经过几年,最后都达到了那种恍然大悟的体验,得出一个毕生再也不会忘记的结论:以前他们在骗我!

然后,我们几乎是以一种狂热和执着,千方百计地用各种方法,从各个途径去了解以前学校教育向我们隐瞒的真相。真相迅速地呈现出来,恍然大悟一个接着一个。我们在打扫我们头脑里堆积的谎言。我们迅速地完成了180度的转弯,从此再也不信诸如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之类的谎言。

“民国热”其实就是比我们更年轻一代的中国人,开始了他们的“恍然大悟”。中国大陆半个多世纪对民国时代的描述,几代人在学校里受到的有关民国时代的教育,是一层一层精心编排、强行灌输的谎言。现在这些谎言开始戳穿了。

而有关民国的谎言,是环球时报和它的主办者们的立足之本。一旦这些谎言被戳穿,会危及他们的统治合法性。这对他们太危险了。环球时报想用“病态的”评语给民国热降温。可是,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寻找真相的好奇心一旦启动,就不可阻挡地四处渗透漫延。“民国热”起来了,谎言的丧钟又要响起来了。

阿波罗网配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