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归去来兮]首页 

归去来兮
博客分类  >  影视明星
归去来兮  >  休闲养生
2014,中国演艺界的不要脸之年 组图

58351

 

 

 

 

作者:刘松萝2014,演艺界的不要脸之年。我认为:戏子登天,也是社会腐败的重要表现。腐败在被清算,演艺界的特权也应该终结了。
 

1.从明星吸毒说起

吸毒的星二代房祖名(左)张默(右)

2014年12月27日,媒体告诉我们歌手尹相杰因为吸毒和非法持有毒品被刑事拘留了。而在几天前的12月24日,京华时报记者经过核实确认,曾担任电视节目《美丽俏佳人》主持人的王婧因涉嫌容留他人吸毒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从年初开始,就不断有艺人为了毒品而身败名裂。3月17日,歌手李代沫;6月13日,导演张元;6月24日,编剧宁财神;7月2日,演员张耀扬;7月14日,演员何盛东;7月29日,演员张默;8月7日,演员高虎;8月14日,演员房祖名、柯震东。一个接着一个,真是前仆后继啊。

尹相杰在年底的时候还要赶末班车,这却是没有想到的。

2.艺人吸毒,是社会病态的外在表现

改革以后,大陆对政治人物的个人崇拜已经降温。与此同时,港台追星的风气吹进了大陆。不用说,这是一种新的个人崇拜。艺人长期处于肉麻的吹捧当中,自然就谈不上艺术与创造了。与欧美不同的是,两岸三地的艺术市场表现出极度的唯利是图。艺术已经变成了纯粹的金钱投入产出,追星也变成了有组织的商业运作。有资本的操作,劣质的文艺作品可以畅销,乌鸦可以变成凤凰。于是,不正当商业行为和垄断充斥两岸三地的艺术市场。垃圾明星横行天下,产生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奇怪的是,在市场经济的香港和台湾,辫子戏大行其道。满清的故事加上香港式的表演,可谓集丑陋之大成。以后,大陆把辫子戏发扬光大,其巅峰之作就是《甄嬛传》。

辫子肆无忌惮地践踏汉民族的尊严,鼓吹强权就是公理,灌输主子奴才的意识,是海洛因,是冰毒。艺人在吸毒,同时他们也在制毒。

3.假唱

“坦诚”的大张伟

回到2014年。

在中央电视台夏历甲午过年晚会上,好不容易竖立起来的真唱规矩被破坏了。歌手龚琳娜在微博上揭露春晚多人假唱,名博主梁欢更发布“假唱名单”,李敏镐、苏菲•玛索、黄渤、大张伟、梁家辉等大腕儿纷纷上榜。

大张伟在接受采访时,承认确实假唱了,“大家不要从这个角度理解问题,要以全国播出标准来看待春晚,《倍儿爽》本身是表演唱,要的就是‘躁’,看着开心就够了。这就跟吃火锅一样,吃得痛快就完了,你要追究‘这火锅那么多人一块涮,多脏啊’,或者‘火锅底料都什么啊’多没劲。”

中国制作假冒伪劣产品的人不少。不过,绝大多数的造假者都像做贼一样,唯有假唱者振振有词,理直气壮。

到了歌手王铮亮那里,假唱不叫假唱:“在业内不叫假唱,应该叫‘还音’,把收录的声音信号重新还原为声音。”在他看来,“还音”还是歌手自己的声音,只是因为一台晚会的整体性、客观技术等原因,也是现场紧急处理的能力。

演唱的“业内”对假唱另有说法,坚持假唱合理,这算是哪门子“业”呢?

面对《倍儿爽》抄袭《江南 style》的指责,有抄袭前科的大张伟说:“洗脑歌都是这个路线,唱一段,一句口号躁起来,躁起来之后接着唱,唱完了以后接着躁,就是这个过程。全世界这样的歌曲我估计得上万首。”

我要感谢大张伟,感谢他的诚实,无耻的诚实,诚实的无耻。大张伟证实了我的说法,即商业也会构成奴役,也会给社会大众洗脑。他还证实了俗士的说法,放纵的商业会导致另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关于假唱,我写了《大张伟的假唱抄袭论——演艺界的不要脸宣言》。

4.捞金2014

看来有些人要把不要脸进行到底了。在2014年,最无耻的言语就是“捞金”。大家看看,世界上的商人,有谁敢宣称自己在捞金?正正经经的商人不敢,艺人就敢。

50岁的张曼玉,还敢在草莓音乐节上扯着破锣嗓子跑调。在另一场,她宣称:“大家好,北京好,大家都知道我在上海草莓音乐节上唱得不理想,走音了。后来我在百度搜索‘怎么在草莓不走音’,但没有结果,所以今天还是走音的哈。我演了20部戏的时候还是被说是花瓶,这次就请大家给我二十个机会吧。”

眼下,打开网页就有《52岁关之琳首次携富商男友高调亮相》,有《60岁赵雅芝昆明捞金人气旺穿紧身裙显玲珑体态》和《60岁赵雅芝河北捞金遭围堵双手护胸女神范足》,等等等等。

这些,都是什么妖魔鬼怪啊?

既然大家都在捞金,电影导演也不例外,既然电影已经不需要艺术,只要能够吸引观众注意力就行了,那么,会捞金会炒作的人多了,导演当然就可以取而代之。郭敬明的《小时代》拍了好几部,韩寒跟着拍了《后会无期》,都是大有斩获。为此,我写了《中国导演vs郭敬明韩寒: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我还说,《小时代》与《后会无期》是文化地沟油的6124点。

5.真人秀2014


《我是演说家》的四位导师

近年来,真人秀成为一种潮流。

真人秀,也成为逆淘汰的典型事例。在里面,刘嘉玲等人成为导师。真是讽刺啊,老师还不过瘾,要当导师了。里面的选手,哪个不是口才过人?让几个连话都说不利落的人去评判,难道不是见鬼吗?

在真人秀和明星访谈节目中,明星们畅谈自身奋斗的历史,外加各种拆东补西偷鸡摸狗的伎俩。他们的行为越是乖张,就越能够得到观众的喜爱。

久而久之,这些节目变成了反社会行为和思维的竞赛。

6.拼爹2014

那个真人秀《爸爸去哪》,则是公然宣扬拼爹。这种“爸爸”话题的背后,是血统论的泛滥成灾。演员刘佩琦说过:“姚明、李娜、刘翔、张艺谋、陈凯歌(微博)等,那些精英们,包括其他领域的精英们,我觉着应该让他们多生一点儿,当然国家宪法不允许,法律是平等的,我说话也不算数,但我从心底里觉得各路精英应该多生一两个,这是对我们中华民族素质的提高,我们现在太缺乏人才了。”

7月20日,一则报道告诉我们:张国立虽然最初也不希望儿子张默进入这个行业,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耳濡目染之下,他们下一代的血液里有着比自己更多的表演基因。不料就在当月29日,张默就因为吸毒再一次进去了。几乎是话音没落,算不算是现世报啊?如果血统论能够成立,那么张默具备的是演艺基因还是吸毒基因啊?

不客气地说:一些活跃在舞台上的星二代,比如英巴图、张默和房祖名,真的不具备演艺才能。特别是房祖名,几乎是一无是处。何必呢,为什么不可以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同时也给平民的子女留一条路呢?

7.岂有此理2014

还有一些事情算不上不要脸,不过也要提一提。

片约不断,有些忘乎所以的宋丹丹站出来攻击编剧。对此,《美丽的契约》编剧宋方金说,宋丹丹不但不需要剧本,她根本连大纲和梗概都不需要。只要和她说一个情境,她就可以演上一大段,“实际上,我发自肺腑地认为,宋丹丹老师的戏不需要编剧和剧本,只要有一群人执行她的想法就可以了。”他还说,宋丹丹是在“调戏”角色,她对自己所饰演的角色是颐指气使的,甚至还给人物加入了“你干吗呀”、“神经病吧你”、“真够逗的”、“真成”等口头语。面对很多人评价宋丹丹表演松弛,宋方金的评价则是“我觉得松是松了,但没弛起来。”

不用说,宋丹丹是不明智的。她驰骋演艺界,固然是因为尚有票房号召力,同时也是在吃老本。宋编剧虽然势单力薄,毕竟是年轻有力,批评是有理有节而且专业。

马羚和德德玛算是不错的人。就是她们,也不能免俗。马羚不但与儿子一起上电视,她的母亲也一起凑热闹。在节目中,德德玛与儿子、儿媳和孙女一同露面。

以上种种,算是岂有此理吧。

8.于正抄袭案,原创能力的枯竭

“于正抄袭案”终于有结论了

也是在年尾,12月25日,在历经长达8个月的嘴仗和12月5日那场10小时的庭审辩论后,昨日下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琼瑶起诉于正抄袭案”一审宣判,判决包括于正在内的5名被告侵犯了《梅花烙》版权,立即停止《宫锁连城》的复制、发行、传播,而于正被判在公开媒体向琼瑶道歉消除影响,与其他4名被告共计赔偿500万元。

于正抄袭案反映出的不仅仅是行业规范的混乱下。琼瑶的作品,已经被认为缺乏创意。这样的作品也要抄,一是品格低下,二是全无想象力和鉴赏力。

如果我们听一听现在的歌曲,歌词里面充斥着因为所以,就好像是社论。变成了金钱的奴隶,作者们于是失去了率真,失去了灵感,失去了飘逸。一句话,是原创能力的枯竭。

9.中国社会的泛娱乐化和流氓化

一直想写一个题目,《中国社会的泛娱乐化和流氓化》。追星风气太盛,人们把什么事情都当作娱乐,是很可怕的事情。如果人们分不清现实与幻想,如果人们把正经事也当作娱乐,那么泛娱乐化就会导致流氓化。从事传媒事业的人把工作当成表演,以哗众取宠为能事,通过粉碎基本社会规范来吸引社会的注意力,这就是流氓化。更可怕的是:有些学者首先一本正经地谈论大道理,一旦站不住脚了,马上就换了一副娱乐的面孔。其变脸之快,让人无所适从。

官员们的雷人雷语,学者们的雷人雷语,就是中国社会的泛娱乐化和流氓化的生动写照。

谈及泛娱乐化和流氓化,就不能不想起孔庆东。“你说的驴唇不对马嘴……你就是个狗汉奸……”这,就是孔庆东对网友的谩骂。去年,北京市海淀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孔庆东在判决生效七日内,选择一家全国发行的报刊道歉,并赔偿精神抚慰金200元、给付公证费1000元。到了今年,南京广播电视台主持人吴晓平在《听我韶韶》栏目中,就涉及孔庆东的一起事件进行了评论。他说,“他今天之所以在全国有一些名气,完全是靠骂人骂出来的”。他还说,“所以老吴今天第一个耳朵想挂什么呢?教授还是野兽,到底是教授还是野兽?”为此,孔庆东将吴晓平告上法庭。在年近岁尾的12月17日,北京市海淀区法院日前一审判决驳回孔庆东全部诉讼请求。

有意思的是,法院认为,孔庆东系北京大学教授,有一定社会知名度,近年来因骂人事件亦引发不少争议,甚至形成了公众关心的公共事件,应属社会公众人物之列。点子牛问到:孔庆东是被判决为叫兽的全国第一人吗?

我想正告孔庆东,以及与孔庆东立场相左的一些教授:不要把演艺界的习气带到大学里面。鉴于你们是公立学校的老师,而我恰巧又是公民,我有责任大声说:回家回学校好好念书教书去!

2013年,韩寒在网上晒出了年仅3岁的女儿照片。不少韩寒粉丝转投小野门下,直言“想把小野娶回家”。大批网友纷纷包围韩寒微博留言齐喊“岳父大人”,冯绍峰、阿信也排队问候韩寒“伯父好”,令韩寒又好气又好笑。

在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的微博下面,每天都会有大量的男性和女性粉丝留言叫其老公,于是王思聪就变成了国民老公。

国民岳父和国民老公,实属无耻之尤。

明星在胡闹,民间也要胡闹。芙蓉姐姐还可以用个性的名义,凤姐就更加等而下之了。到了郭美美热,就变成了公然鼓励邪恶。

最新的流氓思维,就是无节制的“任性”。

10.反垄断2014

眼下,成龙因为房祖名吸毒事件而沉寂。赵本山,也被种种传闻所缠绕。

我不想谈论传闻,也不希望他们出什么事情。我想说的是:以往成龙和赵本山的火爆是不正常的,是借助于商业甚至政治力量而形成的垄断。

特别是赵本山,不但每年都要上央视的过年晚会,而且辽宁卫视还有一个节目叫《本山选谁上春晚》。这种赤裸裸的垄断应该结束了。

11.物极必反2014

在2014年,无良艺人的好日子到头了。

还记得高晓松吗?醉酒驾驶车,被判拘役6个月。媒体告诉我们,高晓松出狱后身价不跌反涨。

关于今年出事的李代沫,媒体又告诉我们,即将进入高墙的李代沫竟然是演出商眼里的“香饽饽”,公司也没有放弃他,复出商演已经敲定二三十场。

然而,物极必反的时候到了。

据悉,广电总局9月29日正式下发“封杀劣迹艺人”的通知,“吸毒”“嫖娼”行为被明确点名,出轨等道德问题则未提及。除此前提及的电视剧作品外,由“劣迹艺人”参与制作的电影、电视节目、网络剧、微电影等被要求暂停播出。

有些处罚是否过重,广电总局是否有封杀的权力值得讨论。但是,假如艺人越坏就越火,肯定是不可以的。为什么没有行业自律呢?

对于某些艺人的破事,观众也感到厌倦了。

比如,关于王菲和李亚鹏离婚,再与谢霆锋重逢的事件,媒体如获至宝。然而在网上,跟帖者的评论十分负面。他们的话语很难听。

观众不想干预谁的自由。不过,那种没有任何美感的事情,媒体就不要铺天盖地了。

12.结语:2014,演艺界的不要脸之年

2014,演艺界的不要脸之年。

有人会说:你为什么不谴责贪官,却热衷于谈论艺人的不是?真的不好意思,我谈到贪官了,写了《2014,反腐之年》。

我认为:戏子登天,也是社会腐败的重要表现。腐败在被清算,演艺界的特权也应该终结了。

人们常常提到自由。1996年,我在《21世纪与文学》中认为:“创作自由还包括作家的创作活动与商业保持独立。这就需要作家战胜自身的弱点,不为名利所驱使。”2007年,我写了《论第二种自由——摆脱商业霸权的自由》。

争取第一种自由和第二种自由,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8/02/15 02:17:16 AM
有组织人造冤假错案,进行秘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退伍军人安徽潜山县王焰被政府政治化精神病2007——2015——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